我不要你愛我──寫在婚姻平權同樂會之後

By |2020-05-21T15:03:26+08:002020.05.21|Tags: , , , |

一句愛,很單純,易於引起共鳴。但也就是太過單純了。
是的,我們不能沒有愛,但我們更不能只有愛。

乍看以為平等的愛,套用到不同關係裡,就會在社會規範下得出差異懸殊的結果。乍看幸福是一條筆直的道路,但它會在生命的險峻崎嶇處將你推往邊緣。

說一個跟愛有關的故事吧

By |2020-05-20T18:09:25+08:002020.05.20|Tags: , , , |

我坐進沙發,窩進她的臂彎;下意識大概是種試探。
身為公開出櫃的女同志,校內大概無人不知,就算有人開門進來看到什麼、也會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程度。當然其中也包括了年輕衝動、沒想太多的成分,不過即使年輕,那時我已經遇過許多不同的踢,而我確實想知道:這個人在這種時刻、這種場景、這種氛圍,她會怎麼做。

0524,這一天終於到來

By |2020-05-21T19:05:50+08:002018.07.29|Tags: , , , |

……女同志社群裡,有形無形的標籤諸如:妳是踢就該怎樣、妳是婆就該怎樣──說出口的、隱匿於行為氣質中的──所有令眾人安心的分類只讓我心慌。在社群網路上,我戲稱自己為「痴婆」,但真正面對踢時,我卻方寸盡失、惶惶不安──我知道我是痴婆,總說自己超愛踢,但我害怕自己對踢的任何關心或柔軟演變成任何讓彼此尷尬的誤會。我害怕不對等的回應、害怕真實而不可挽回的誤解、害怕真的有感覺卻下不了台。所以我耍帥,我假裝冷淡、假裝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