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站前花絮
#濡沫團隊都在幹麻?

站長篇:〈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開始之前,先來梗圖連發:

(右)小泡泡們:「要開站了嗎什麼時候上線呢我可以約約了嗎安安妳好拍拍辛苦了蛤真ㄉ假的聽說你們被告ㄌ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好ㄋ聽說你們無限期停止運作ㄌ小氣欸Logo借我拿去建私人約砲群組是會怎樣辣早點開站不就沒事了」

(左)站長:「……」(臉超臭)(其實在經痛)

 


 

站長:「姊就是基掰」


 

網站可以自動做好自動上線嗎(眼神死)
小朋友不要做網站,尤其是性少數的社群網站,很可怕


左上● 十年前:[剛接觸同志社群]:哇!彩虹好棒棒!
右上● 八年前:[發現社群內部恐男厭女恐跨恐雙恐性]:(禮貌微笑但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
左下● 四年前:[建立交友拉子]: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右下● 現在:[濡沫網站現身]:好喔完全崩潰完全放飛,社群於我如浮雲辣幹幹幹

 


 

Q:你是誰?在濡沫團隊中負責什麼?

我是站長Shin,從2015年創立了這個社群網站。我的負責範圍一言難盡,網站許多看得見、看不見的地方都有幕後團隊夥伴的努力。

「濡沫」的前身是「交友拉子」 TW Les Matches。創立的導火線,是PTT拉板日益嚴重的驅逐異己和恐性政策。一開始只是簡單的臉書粉絲專頁,後來一路流浪,才在2017年獨立架站。原本很單純,只想撐一小塊情慾友善空間,讓以女同志和性少數為主體的性言論自由得以稍微舒展。

雖說以女同志為主體,創站起初我個人就很抗拒純女想像下以安全或任何名義為由驅趕異己的舉措,所以言明這個網站的社群也包括了異質性極高的跨性別、雙性戀、酷兒、泛性戀、無性戀、疑性戀等性少數。

從2015年10月到2019/3/27開始轉型,以下是我經營交友拉子社群的粗略數據統計。

這些數字背後代表著:每一篇徵人文背後的故事,每一次審核的考量與糾結,我在管理經營上犯過的失誤……。當有人感謝我的同時,就意味著我也會被怨怪。這是正常的人性。而我也會犯錯、也有悲傷和憤怒。

討論區與留言管理,則代表著讓我百般掙扎的負面留言、黑粉甚至仇恨言論、性交易訊息。所有複雜的狀況全部在考驗社群網站的核心價值。

[email protected]對話與email來往,則是大家把站長/小編當成樹洞,往樹洞裡投遞的故事。我一向走高冷風格(是真的很忙,無暇應付瞎聊人士),相信大部分人對於交友拉子[email protected]裡的站長/小編印象並不是很親切。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有幸聆聽一些女同志恐怖都市傳說之外的故事──不是「婆最後都跟男人跑掉」、不是「約砲就注定身敗名裂沒人要」、不是「這樣不夠踢,那樣不叫婆」、不是「跨跟雙請左轉出去」──而是更多更真實的、更複雜但更有生命力的,不同性別認同的,屬於人類的眷戀、傷心、反思、渴望、懷疑、安定、漂流。

列出這些數字,一方面是告別舊站(我再也不想逐篇手動張貼還要幫人修改!);一方面想說:其實,創設交友拉子之前,即使我抱著「應該停止弱弱相殘」的想法試圖廣納性少數,但正確來說,是這個網站上充滿異質性的人們豐富了我的視野。

舊站每一篇匿名投稿,都是活生生的人。雖然大家都很寂寞,但TT戀並沒有我以為的那麼少,跨性別也並非都是異性戀,人們對關係的想像、性的界線、自我性別認同非常多元和複雜;絕非任何一篇網紅公知政治正確性別平等文用單一概念就能呈現的。


Q:為何要轉型?什麼時候開始做網站轉型網站?

網站轉型,有太多不得不的理由。
舊站庶務太多,四年多來如一日,手動張貼刪修發文,未曾休息過,實在疲倦;這是轉型其一理由。功能諸多受限,希望提供給大家更好的空間、更方便的功能,這是理由之二。

舊站名稱「交友拉子」引人誤會,有人看到交友二字就以為平台只能交友,有人看到拉子二字就自以為全站都應該要是生理女純同性戀;這些誤會即使一再說明還是相當困擾,因此改名也是必須。

如果訪問的題目是「為什麼會想創設『濡沫』?」,我有太多答案可以述說。不過可以濃縮成一句話:

若這個世界不留任何道路讓我們行走,我們可以自己鋪一條出來。

 


※ 轉型構思與系統選擇

轉型計畫的構思起點,約在2018年9月臨時停機事件,我就開始跟工程師討論到:「網站可以考慮加上書籤收藏文章功能」、「網站可以有不同的會員等級制」等構思。

大約是2018年10月,轉型計畫開始進入更具體的思考。我是個焦慮型的人,牽一髮動全身,執行之前需要思考過很多遍:使用者體驗的方便、法律面必須做到穩當、管理上必須減少站長和小板主負擔,我曾經犯過的失誤不能再重複。原創內容(Les Trash Talk、花絮系列、駐站創作)該擺到哪邊去呢?假設論壇使用者暴走,內容浮濫劣質,該怎麼辦?……光是決定「交友拉子舊站」要轉型分流為「主站」+「論壇」,並規劃舊站五花八門的內容如何重新安置,就花了數周的時間構思。

確定要分流之後,主站固然可以沿用舊站的系統,但論壇勢必要裝一套新的CMS架構。不是資工背景的我,對於論壇該採用什麼架構完全摸不著頭緒,於是先從自己用過的幾套論壇開始測試。一開始當然想採用最方便、最多華人使用、已有完整中文化的論壇系統Discuz!,中間一波多折,先是詢問資訊時被各種冷處理甚至驅趕;接下來更困擾的是註冊安裝,由於該軟體已被中國騰訊公司買下,臺灣人要註冊還要經過重重身分認證,其實很困難。我不得不請幾位朋友幫忙,大家接力從美國到中國越洋連線設定,才勉強成功。緊接著發現,這個論壇系統除了在國籍上大大方方吃臺灣豆腐之外,諸多使用者設定毫無性別意識(非男即女,強迫唯二選擇),資訊安全更是堪憂。我百般不放心,最後放棄了這個看似最簡單方便的選項。

接著前端工程師建議我到github上看看(人生第一次上github成就解鎖!賀!),於是我在一片看不懂的英文海裡面跌跌撞撞,最終列出四五項排行前端的歐美論壇系統,從硬體需求,論壇視覺美觀程度、論壇內部功能,一一做測試,到臺灣使用率(如果比較多人用的,出問題比較容易找到會中文的人詢問請教)做了個比較表;搭配伺服器規格,就選擇了現在的系統。

安裝好論壇系統,已經來到了2019年1月。

一邊測試論壇,同時構思轉型後新站的名稱,約莫也是在此時定案。中文名稱構思約花了兩周,英文名稱有幸由何春蕤老師指點(原本想了七八個版本都不夠好,大師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新站名稱的整體概念與論述,也跟finezi開了好幾次會議討論。

緊接著就面臨到:名稱確定了,那Logo跟形象識別呢?論壇安裝好了,可是,靠么,裡面全都英文,繁體中文語系檔抓下來一看,明顯是機器翻譯,語意破碎突兀、不忍卒睹。要把「整個論壇前後台全部繁體中文化」可是個超級大工程。新論壇功能複雜,每一個設定全部都要測試過,才能據此擬訂法規、撰寫使用教學。這規模已經可以說是創業,即使我沒有要退縮或放棄的意思,不過一個人的時間心力畢竟是有限的,再加上前端工程師Hazel,兩個人也不可能吃得下這麼龐大的工作量。

當你誠摯的幹醮這個世界,而且鐵了心無論如何都不妥協的時候;就會出現小天使下凡(???)。後端工程師、視覺設計、翻譯、法務、文案企劃,陸續一一出現。歷經一次又一次的開會,一次又一次的測試、調整、修正;才逐步構成大家現在所看到的全新濡沫網站。


※ 關於資料轉移

我們珍視性少數作為一個人的完整慾求和自我表達,不因為言論內容牽涉到性和情慾就予以驅逐、切割。外界看來很猥褻、扯運動後腿、欠檢討、滾出去、慢走不送的種種,反而是我們珍惜、重視且努力捍衛的。

原創內容(Les Trash Talk、花絮系列、駐站創作)都是同一套系統所以轉移並不困難,但舊站討論區的文章,我只能一篇一篇手動貼到新站論壇去。剩下最龐大的資料轉移,是舊站7005篇匿名投稿文章的轉移。

這部分由後端工程師Ellie負責。這個資料搬移的任務是跨系統、不同程式語言的轉移,並非想像中複製貼上那麼簡單;即使貼上了,還要經過反覆測試,否則有些功能的程式語言沒對應到,會造成新論壇功能失靈或故障。

就像勇者出任務,原本預估已經不輕鬆的路途,總會在下一個岔路口跑出新的怪物,只能打起精神逐一面對。每次以為要到終點了,都有新的魔王出現。從3月中旬第一次開會確定開始進行舊站文章轉移,工程師們犧牲了無數個平日下班時間和周末,才終於在7月底順利匯入。大家在新站論壇看到完整的舊站文章,配上漂亮的#hashtag標籤,我們看到資料終於匯入成功時真的都要哭了。(P.S.我含淚做了一個很醜的慶祝影片)(????)

 


※ 關於設計

全新的網站,當然需要耳目一新的視覺設計。透過朋友介紹,有幸找到了我們的設計師-66。從一開始的概念介紹,到吹毛求疵的會議討論,我們從2月一路忙到5月,設計師無數個爆肝夜晚累積起來,看螢幕調色到眼睛快脫窗,才有了這樣的嘔心瀝血之作。

Logo跟icon陸續完稿的時候,也是都要哭了(怎麼一天到晚在哭)。我還興奮的點了女性主義芭樂歌說要配著Logo圖一起看著聽,堅持跟設計師分享(設計師表示:……)。

後續網頁排版、調整、UX設計,是最無法估算實際工作量的任務。佈景主題買下去後,花了兩個禮拜熟悉它的設定,然後從5月開始一路調整到正式上線。我在許多夜裡偏執的一次又一次開啟不同裝置反覆測試,抓到人就問看起來怎樣,改版過好幾次,細節也是不斷的調整。最難以估算的永遠是心力和時間。

 


※ 關於翻譯

由於舊站有些許海外發文,新站的期待與設定是以臺灣為主體,走向亞洲和世界,翻譯就成了必要工作。

新站的翻譯分成兩大區塊,一個是主站的介紹性頁面翻譯(中翻英);另一是整套論壇都須做繁體中文化(英翻中)。主站頁面翻譯由萬惡順異男負責,由於牽涉到網站多國語言切換,這項任務尚未完成,直到現在都還在持續進行。更加急迫的是論壇的繁體中文化。因為使用者一進到新站會立刻接觸到、有急迫使用需求的,就是論壇。

首先,論壇的分類版塊由我設計,並撰寫簡短的中文描述,但每個分類版塊的「英文」名稱跟簡介,這就需要翻譯協助。這項任務需要接觸過歐美酷兒文化和語境的夥伴才知道什麼樣的用詞是適切的。多虧finezi的初步嘗試和CC的協助,我們做出了言簡意賅的英文版塊簡介翻譯。

然後,整個論壇系統的全面繁中化,則由前端工程師Hazel跟翻譯CC分工,把上千個字串做初步的英翻中,還需要申請翻譯審核員的權限,才能讓翻譯過的字串正常推送到論壇系統裡。這個工程從5月一路忙到7月,總算告一段落。

 


※ 關於法規

新站的法規是最花心力的任務之一。從2月開始,先蒐集各交友網站/app的使用者條款、服務條款,研究不同網站的隱私政策,擬出幾個版本的草案。後來也有幾位法務的協助,歷經無數次開會、討論,才慢慢刻出來。複雜、冗長的法規其實未必比簡潔的法規更好,且法規修正是一項持續進行的工作,必須因應實務需要、人力負荷與社群變化等種種情況作適度調整。嚴格來說,這個領域並沒有所謂的完成時間。

 


※ 關於文案

主站的文案幾乎都是我負責,有點吹毛求疵所以過程也是不斷諮詢夥伴們的意見。不過較大規模的文案改動,則是在7月中旬開始招募測試小幫手,進行論壇的文案整合。

論壇雖然經過初步的英翻中,但畢竟初步翻譯只是看字串直翻,並非在論壇介面、依據上下文脈絡進行語意的雕琢,所以閱覽和使用上也是各種卡卡。幸好7月開始有文案整合小幫手卯米的加入,認真的把龐大的論壇做了透澈的測試和整理,提出並設計各種有趣的文案。

(各種族繁不及備載,希望之後有空在花絮系列慢慢介紹)

以上簡介,希望讓大家稍微理解,整個網站的轉型真的是非常龐大的任務。

 


Q:你都在一天中的什麼時候做網站?

這個網站已經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需要很多獨處時間思考網站的種種規劃、可能或已經遭遇到的困境該如何應對處理。在通勤的時候、上廁所的時候、洗澡的時候。我床旁邊會擺一疊空白紙條,有時候卡好幾個禮拜的問題,半夜突然想到解法,就要跳起來寫在紙條上,才能安心睡覺,免得隔天起床卻忘記。

團隊裡由於任務所需,互動比較頻繁的幾位夥伴,應該都有見識過我的工作狂狀態;除了一邊刷牙一邊錄製語音訊息跟工程師進行討論,一邊遛狗一邊用耳麥語音開會討論企劃;最誇張的時候有過戴藍芽耳機邊洗澡邊開會。

唯一不碰網站的時間是吃飯。一方面避免消化不良,另一方面還是希望保留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但有時候還是會神遊,因為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解決網站卡關問題)

有時候做夢會夢到網站一直卡,因此睡眠品質很糟,隔天精神超差。有次就是這樣,隔天上班還喝到超難喝咖啡,崩潰到跑去廁所狂漱口(我只是一單純女子,連想喝杯堪飲的咖啡,為何世界皆不容我!)。有時候太忙碌會夢見網站做好了,一陣開心後發現自己在作夢。起床繼續認命做。

開始全力投入網站之後,更是……早出晚歸,每天工作時長超過13小時是最基本。周休假日是什麼能吃嗎?

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團隊成員找我,無論何時我都一定要在;例如工程師維修時,無論聽不聽得懂,我都必須全程參與、待到最後。(也幸好,這個堅持也在許多時候救了我自己跟整個網站。)

最崩潰的是即將上線前,遭逢爆炸性的資料庫壞掉,甚至被告知可能整整半年的工作成果都要全部歸零重來,資料全部救不回來。連續兩周只睡三四個小時,大家一起開會到深夜搶救。

平時忙起來也常沒辦法好好吃飯,好幾次甚至是崩潰到哭著去工作、深夜再哭著騎車回家,太多都不足為外人道也。站長的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枯燥且乏味。

 


Q:轉型期間感到最興奮的事是什麼?

每個小任務達成的時候,都覺得很感動。

收到使用者有深度有感情的回饋時,也非常感動。

我見證了這個網站最初的一片荒蕪,一步步緩慢建構;因此我最清楚起初光禿禿的網站長什麼樣。一點一滴慢慢加入內容、調整視覺、撰寫文案,每次網站的進化都讓我很感動,慢慢累積成整體風格的巨大且明確的呈現。

從最初只有一個人,到夥伴陸續出現協助;雖然中途有些留下有些離開,但一次又一次過關斬將,確認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確認自己真的「撐過去了」,不但逐漸成長且變得更堅韌;確認這世界還是存有善意,也有願意攜手相助的夥伴,這是對我個人而言很珍貴的。

 


Q:轉型期間最辛苦、崩潰的是什麼?

作為個人,我在這段期間經歷工作轉換,歷經家庭風暴,也有感情與人際關係的挫敗,以及經濟困窘,做出數個重大的人生決定。我不是個特別堅強的人,崩潰次數多早已數不清。

最困難的是不同身分的共存。除了站長這個身分,我還有「家人」、「朋友」、「前任」、「同事」……等不同的身分。這些不同的身分,可能在同一個時間點發生爆炸性的嚴重事件,但周邊的人,除了自己之外,不會有人知道總體加起來有多崩潰多可怕;而每一種身分,都是我必須承擔的。

即便是「站長」這個身分,也會因為面向的對象不同(大眾/團隊成員/第三方合作 夥伴),而有不同的責任義務。有些界線可以跨過,有些話可以說;但有些不能。再怎樣委屈都不能。

我一直是個很「用力」的人,雖然很蠢、很不討喜,甚至令人討厭;可是我沒有辦法變成別的樣子。
那時候曾這樣寫:

網站轉型,遭遇一連串壓力與各種來自各種不可抗力的拖延、拖累、停滯,經濟壓力和生活困窘;在沮喪跟憤怒之下我打了數百字的抱怨文,抱怨普通人類。對,普通人類,就是「安安妳好」、「拍拍辛苦了」,「蛤,真的假的~」、「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好」、「早點開站不就沒事了」的那種普通人類。

連續幾個月過著清早出深夜歸、凌晨還在開會的生活,洗澡刷牙睡覺想的都是網站的大小瑣碎,連作夢都如影隨形。意外不斷發生,這邊資料庫爆炸,那邊主機出狀況;一轉身,人事方面又有傷兵出現,必須無奈暫離團隊。一路上遇過無數卡關。

我很少主動求助,但是當有人對我說「有需要幫忙盡管丟出來,大家一起看」的時候,我就像白癡一樣真的丟出來;背景介紹、目前狀況、不同面向的進度列表、需求清單一二三。我以為講到最清楚就是最大的誠意。

碰到所有可能的外援時,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直面求助,有時會換來冷嘲熱諷、放置不理、敷衍草率。至於無知與誤解,早已是家常便飯。也遇過因我的性身分和吸引力觸犯了他人的自尊而被狠狠反擊。後果由各人承擔,但有些人的曲折不是三兩句能說清,有些人即使把委屈說出口,世界也聽不懂。那是一種捧著禮物跪下奉上卻被踐踏糟蹋的痛。理解有多奢侈。

這種模式反覆發生太多次,以至於我的整體能量跟情緒被嚴重消耗。我已經疲累到、被消耗到連拋出需求對外求助都沒有力氣了。

生一陣子(忍頗久,剛才爆發20分鐘)的悶氣後,我突然想起了直走咖啡館。我想起多年前,我深愛的一家咖啡館「直走」關店,工作人員最後那幾天在我面前爆出來的話(雖然只有幾句但我印象深刻),那時候身邊客人的反應與互動。我想起那時候年輕的自己:那個時候,我什麼都沒做。

當時年輕的我,就是「好可惜喔」,「難過QQ」,「蛤,真的沒辦法嗎?」發幾篇哭哭文在個版,然後帶好幾個人連衝最後幾天告別祭。

那個年紀的我,也是一個只想利用空間的膚淺使用者。雖然我有付咖啡錢,但也不過如此而已。我並沒有跟那家店一起思考如何延續下去,雖然感到可惜,也不認為自己有責任或義務要去協助。

直走對我來說的意義絕對不只於我當時表面上所能做的,它在我生命中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個據點。但是在那個時候、那個年紀,我的狀態與資源,我跟那家店與裡面主導群的牽繫深度與理解程度,已經無法做更多了,當時的我也不會意識到更多。即使意識到了,當時我的經濟能力與專業能力、社交互動能力、組織安排能力能做到什麼?說實話,真的做不到太多。即使稍微可以做一點事,但我就不是跟工作人員特別熟的一群。

只能說兩個字:機緣。

我記得那時候曾聽說一些工作人員的抱怨(其實也就一句而已),例如告別祭湧入的讓人不舒服的沒禮貌的拍照觀光客。

比較之下,角色立場對調,現在我遇到的狀況其實很像啊。說要幫忙的人結果拖延的、擺爛的,答應後沒下文的,來哭哭的(????),還有好多好多很期待網站轉型開張所以跑來問的熱情使用者,以及期待輕鬆得到服務的(????),還有胡亂散播謠言的,更有等著看好戲的──全數湧上,滿溢的人類的慾望和意念;日復一日,永無止盡的戰鬥。

可是,錢在哪裡?人力在哪裡?我的生活呢?我的未來呢?我其實是賭下去了,我把我生涯很重要的一部分賭下去了。我自己又該怎麼辦?該怎麼辦?──我忍不住想這樣問。

說到頭來,這些都不是他人該為我負責的。自作自受,願打願挨。必須不斷在沮喪跟暴怒時提醒自己:我做這些,是為了我自己。

因為這是「我要做的事」。其他人喜不喜歡、尊不尊敬,其他人是否真心要幫忙還是唬爛說說,都不是重點。

人不能要求環境永遠都提供足夠的陽光空氣和水。手邊有什麼使得上手,就盡量使用。木頭被暴雨淋濕了,想辦法找到乾的部分生火。鑽木取火弄到手破皮流血是正常現象,受傷了可以哭,哭完、包紮好,繼續做事。總是要想辦法。

我已經很幸運了,不要去看別人的光鮮亮麗與資源豐厚,那是別人家的事。我應該要更果決,判斷自己要給多少、託付多少,然後承擔。

我已經很幸運了。

盡力運用手邊可以獲得的資源,待人誠懇;從錯誤中學習,同時記得善待自己的感受。其他的,交給機緣。

即使漂流到荒島,至少我還在荒島,我還有可以生火的材料,我還有叢林鳥獸。至少,我還有威爾森。

我可不能現在就死了。

P.S. 去年真的有崩潰到跟朋友說想從山上跳下去,結果因故辦事去到該山,覺得天氣不好、風景差、建築俗到爆,一點都不想死在那裏。醜到激發我強烈的求生意志(大誤)……真的要死的人哪會在意那麼多(笑)所以啊,我還是想要吃好多好吃的東西、看美好的風景。我還有好多事想做啊。我想活下去啊。

我要活下去,我還要活很久呢。

 

 

 

如果問題是「轉型期間最辛苦、崩潰的是什麼?」,我的答案會是:從來就沒有輕鬆的時刻

但如果重頭再來,假設一開始我就知道往後有多辛苦、多崩潰;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因為即使一路崎嶇艱困,充滿心碎與折磨,犯過錯、失去重要的人事物;但在過程中,我也找了自己的容身之處,遇見了共同戰鬥的夥伴、敬重的師長、心愛的人們。

 

這是我所珍視的價值。

對我來說,所有經歷無論好壞,都是「必要的」。所有的辛苦和崩潰,正是我們可以走到今天的原因,全都不可或缺。

 


Q:你覺得新站跟舊站的差別是?

舊站受限於人力與功能,能發揮的層面很有限。
新站的視覺、制度、系統、文案各方面逐步到位,更能完整呈現網站的核心價值。

 


Q:轉型後最期待讓大家看到什麼?

希望大家能看見幕後團隊成員們的用心。
希望有人能體會網站核心價值真正的意涵。

情慾友善空間和性言論自由,面對壓迫是最敏感的。希望有人能感受到:在一切創痛和不義當中,世界依然保有這樣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