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低地日誌 十一

作者:|2019-12-19T17:09:18+08:002019.11.05|標籤: , , , , |


她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我,若無其事的,撥了撥我被風吹亂的瀏海,這個微小的動作,輕如鴻毛,卻是一個很深的和解。
從此之後,這變成我們之間的默契,在某些派對或見面場合,她還是會粗魯的弄亂我的瀏海,如果她再更醉,也許她會調皮的倒一杯水在舞池地板上,搞得旁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而我們相視而笑。

這是前進不了的沒有未來的無可救藥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