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妤

關於 盧妤

生於香港,大學畢業後到英國倫敦攻讀性別研究,回港後積極參與平權運動,並開始創作短篇故事,2019年出版短篇小說集《蓉蓉》。 廿九歲時移居倫敦,享受在外地的自由的同時深切體會無根之苦,永遠心繫香港。現關注移民、身份、國族議題,正在籌備第二本著作,希望呈現亞裔女同志的掙扎。

《性相流》第四章

作者:|2020-01-18T15:10:30+08:002020.01.17|標籤: , , , , , |

我們是因為對方而特別,而非本質上特別。我覺得我們不一樣,因為在我眼中的丁丁跟別人不一樣,我喜歡了這個人,她不再如其他人般平凡了,她的眼睛比誰都美、她的聲音最悅耳、她的氣息最細緻、她最懂得我、最珍愛我。

或許她對於其他人來說並不特別,但我就是愛她──而她是我的愛人。所以無論別人覺得她如何平凡普通,於我,她是最特別的。

《性相流》第三章

作者:|2020-01-05T13:33:41+08:002020.01.05|標籤: , , , , , |

polyamory的意義非常廣闊,拍拖也不一定要獨佔,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單偶制,而支持多偶制也不等於濫交,多伴侶不一定多性伴侶,也不是必然地短暫。

愛情本就不是新潮物,所以沒有好與不好,只有適合與否......,因為每對情侶都有不一樣的要求和限制。

〈倫敦已給你霸佔〉──《蓉蓉》試閱

作者:|2019-12-30T15:37:13+08:002019.12.30|標籤: , , , , , |

朋友說我有趣,你卻直言我古怪。我說就算是女友,如無必要也最好不要分食,我介意交換口沫,你卻笑我,「那你不親吻嗎?」

我當然親吻,如果你也想的話。

我們點得太多,吃得太飽,從背脊骨骨碌骨碌地滑下,我吃下的,可能是你的缺席;果腹的,也是你的缺席。

《性相流》第二章

作者:|2019-12-19T17:04:38+08:002019.12.13|標籤: , , , , , |

「你是否覺得我很變態?」他的聲音帶點驚惶失措。
我停了下來,轉身跟他說:「你一點也不變態。」

原來這五年,他仍會覺得自己不正常,這五年他都在快感和內疚自責中穿梭嗎?如果不接納一個人的所有,這又是不是愛?到底要多久,我們才能放下我們既有的思想,令自己自由一點,令愛情簡單一點?

《性相流》第一章

作者:|2019-12-19T17:04:38+08:002019.12.04|標籤: , , , , |

我不是女人,或者「女同志不是女人」,因為我們不融入異性戀常態的疲勞轟炸。
有朋友叫我指出她們的「錯誤」,跟她們辯論一下,可是當大部份人都是這樣的時候,我連批評和解釋的力氣都省掉。
......再過幾年,我跟丁丁大概只會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玩手機,反社交和反消費,變成「真正的」女同志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