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個岔:港人看台灣倡議跨國同婚

作者:|2021-09-22T16:50:52+08:002020.05.24|標籤: , , , , |

「(異性戀)港妻港夫結婚們可以幸福安然等待居留,那我也許也可以?跨國同婚後,我就可以很快得到居留吧?」

其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非常簡化而粗糙的邏輯,倉促地理解整個過程。
現在重新反思,重新回顧在同運耕耘已久,話語權相對大的組織,他們提倡跨國同婚的遊說邏輯,促使我停下來去想,如果現在我可以仔細拆解跨國同婚,這個議題的複雜性是什麼?

玩人#2 〈潤滑羞辱〉文後記:你的貼心,我的補救

作者:|2020-03-23T19:17:43+08:002020.03.23|標籤: , , , , |

接續上次談起「潤滑羞辱」,被視為常態的焦慮和隱忍,起因於性慾/分泌的錯誤連結,例如:「不濕一定沒感覺」、「濕了就是很想要」。甚至連「應對的方法」所包裹的行銷方式,都持續鞏固潤滑羞辱?

玩人#1 我乾了,你還會幹我嗎?談潤滑羞辱(Lube-shaming)

作者:|2020-08-19T19:06:51+08:002020.01.07|標籤: , , , |

你需要為了迎合對方的視覺、聽覺慾望而要刻意打造「流水潺潺」、「噗滋噗滋」的戲碼嗎?面對對方覺得痛的叫停,你會自不然皺起眉頭來嗎?或者其實錯過其他性興奮的生理反應?你是否願意相信自己的慾望,承認自己會乾,聽懂身體語言,而考慮使用讓自己真的覺得舒服順暢的途徑嗎?

為何不誠實一點──玩人系列前言

作者:|2019-12-23T15:58:39+08:002019.12.23|標籤: , , |

玩人、玩物,總離不開把弄自己的記憶、情感、體液,也許背著不同程度的道德枷鎖罷了。

但容許我提出一點:我們是平等的,我們的經驗也是平等的──我能寫的,就是一篇篇比較詳細的分析與分享。我喜歡的,不至於你一定受用;你覺得用了高潮不斷的,我可能體型不搭,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