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嘿,你是不是也被這一切搞得好亂😵

By |2022-06-10T13:27:39+08:002022.06.14|Tags: , , , , , , , , |

到處都是標籤貼紙,我要貼不貼?該選哪些來貼?

真正的自我是什麼?在虛擬族群中建構自我,過程中,我有沒有得到充分探索的空間?顯然,我們對族群規則的辨認、理解、適應──甚至因此受罰──在這些情況花的力氣更多。

#1 你的社群不是你的社群

By |2022-04-11T08:07:14+08:002022.04.17|Tags: , , , |

為您介紹,泡泡是一種濡沫生態域的產物。
有些泡泡會浮上檯面,有些泡泡喜歡在社群潛水,
有些泡泡過度換氣,需要深呼吸模式;
有些泡泡吐嘲泡泡,
有些泡泡自給自足、與世無爭,
有一些泡泡,則渴求著想像中的夢幻逸品泡泡......

#0 電子報的前提介紹:收發機 (◓Д◒) 訊號發送中……

By |2022-06-13T00:46:05+08:002022.04.06|Tags: , , , |

初次見面,你好!這是 濡沫 Lez is more 電子報
泡仔聲|雜音 的內容,有濡沫團隊的苦中作樂,包括成員彼此的對話分享和小小活動,以及我們在意的老議題、時事雜談、感嘆,惡趣味......

未命名怪胎的溝通/生存渠道──「跨越倒數五秒」徵件閱讀筆記 3/finezi

By |2022-04-02T14:17:48+08:002022.04.04|Tags: , , , , , , |

人們在情境的引導之下,感覺自己應該去認同怪胎的一方,但回到現實人生,卻堅信自己是正常的多數,或者,努力成為正常的一員。

現實生命中的怪胎仍生活在暗處,怪胎的怪處不能明說,為了真正瞭解彼此,必須跨越前往一個完全未知的遠方。

妳是不是,我都愛妳。然而,我錯在沒有停留在這裡等妳。
我愛妳,為了我們的幸福,保護妳的方式,首先不要引起其他人嫉妒。

我們有自己的路要走,被誤認為踢從來就不是我的美好回憶,拒絕成為女人,又拒絕被友善,直到如今......我一直以為是我愛上怪胎,然而,當我終於照見鏡中的自己,才意識到,怪胎從來都是我自己。

玩人#4 我們不要教導這樣的「無知」

By |2022-04-02T13:09:00+08:002022.04.02|Tags: , , , , , |

女同志交友平台一直以來,都有一個需要「性別認證」的文化,這個文化背後存在著一個憂慮:就是有男人(自認同為男性而喜歡女性的人)會混進去。坦白說,在自保與錯殺無辜之間,一直是女同志網上交友空間難以平衡的困局。

身為性小眾,我們在各種對自己以及對圈中他人的探索中,意識到性別表達會流動,會模糊;外表特徵很多時候不等於生理性別,更不代表性別認同。
當圈子內的共識被惡意利用,作為灰色地帶的技術性辯護,看到有人利用性小眾文化、共識和默契滿足私慾。作為女性性小眾,何止憤慨。

【《台灣同運三十》喀飛專訪】卅年的重量

By |2021-11-20T20:23:32+08:002021.11.20|Tags: , , , , , |

無論是什麼歷史,都具有借鑑的價值。拋磚引玉不只是歷史事件、材料的流水鋪陳,而是觀點、位置、方法、策略的綜合詮釋。

玩物#17 《玩物》以外:另類開箱Q&A,給有性經驗的你

By |2021-09-22T23:58:56+08:002021.09.23|Tags: , , , , , |

──「我是女同志,關我什麼事?」
前陣子聽說拉子約砲傳染性病的討論,這篇給所有有性經驗的人(不論性別、角色、認同、人數、頻率)一個參考。

濡沫×谷慕慕「姨媽也許會遲到,但永不缺席」徵件活動 結果公布

By |2021-08-29T18:24:30+08:002021.08.28|Tags: , , , , |

谷慕慕與濡沫合作的社群徵件活動,徵求大家跟月經相處的經驗。

玩物#16 月經流來流去——我與經血ㄉ奮鬥

By |2022-04-15T14:31:46+08:002021.08.12|Tags: , , , , |

我喜歡經血「自然流出來的感覺」,也許大部分人乍聽下會覺得噁心,但這是我從小到大真實的願望。但從家人的叮囑中,隱隱約約感受到月經來時「不讓經血露出來」、「堵住它」、「包起來」是唯一值得緊張的任務。

玩物#15 我與我的沼澤地帶──月亮褲試用心得

By |2022-04-15T14:30:22+08:002021.08.04|Tags: , , , , , , |

還記得第一次發現內褲裡有濕濕的沼澤地帶時,年紀小的自己,非常慌亂和焦慮,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感染?生病?有問題?
這樣的恐慌,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理解到:女生即使在非生理期,有適量的白帶是正常的。即使如此,這個小小的沼澤地帶,也伴隨我好長好長一段時間的困擾。

玩物#14 我想被「接住」的不是懷抱而是陰道 ——谷慕慕月亮褲使用手記

By |2022-04-15T14:29:24+08:002021.07.27|Tags: , , , , , , |

我的生理期有點像台灣的梅雨型態,雨期短、雨量集中,呈現一波下完的趨勢。不是讓人幾乎要發霉似地綿綿細雨,但至少往好處想,也足夠乾脆利落。
我看到「月亮褲」三字時腦袋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吸血褲子?但不就是一條內褲嗎?它真的能夠成功接殺本人的梅雨血季嗎?

Les Trash Talk-14 拉子花火延續,歷史尚待傳承──專訪2G站長阿振

By |2021-07-24T00:19:03+08:002021.07.23|Tags: , , , |

「啊不就網站?」不,這可是有著17萬會員、20年歷史的女同志重要據點──2 girl(2G)。這集邀請到2G站長阿振跟我們聊聊,關於拉拉資推工作室作為理念的起點,像養小孩一樣把網站拉拔長大,一路上心驚膽顫,卻不曾真的想過放棄──驀然回首,才驚覺恐怖:當年怎麼有膽子敢做!

玩物#13 迎接姨媽不忙亂──月亮褲體驗心得文

By |2022-04-15T14:28:14+08:002021.07.19|Tags: , , , , , , |

打開盒子,拿出內褲,一摸下去的順滑,因為吸濕排汗的材質,褲褲吸收完經血或分泌物後,濕氣排放的效率會比較好,所以不會有黏膩感,更不會有回滲的情況喔!

誰摀誰的嘴?——缺乏求證的危險控訴,源於對拉子情慾文化的輕忽

By |2021-06-25T20:55:16+08:002021.06.27|Tags: , , , , , , , , |

如果不去追尋情慾處處埋藏的蹤跡,理解不同人群展演的選擇,而需讓某種形式浮上大眾檯面才叫「看見」情慾,那麼或許這種匱乏感也只能停留在單純的抱怨月經文,永遠看不到女同志情慾展現的各種面貌。

致友誼,以及那些擁有共同時空的人們──「跨越倒數五秒」徵件閱讀筆記 二/finezi

By |2022-03-21T19:45:55+08:002021.06.26|Tags: , , , , , , |

我經驗過曾以為只存在於理想,女同志公社般的共同生活,與朋友互相扶持,攙和又參與;也曾被質疑,意識邊界不夠乾淨純粹。我珍惜所有以同志為命題的相聚,只是,我們正在跨越未知,解答或許就在對方身上,也可能因為太過貼近,對方成為阻礙認知的防線──畢竟,我們那麼深受彼此引力的牽引。為了確認自己的主體性,我也曾離開,獨自去撿回生命中那些遺失的、無法被歸納的、溢出女同志生命史的碎片。

我錯在,以為自己無所畏懼就是終點──「跨越倒數五秒」徵件閱讀筆記 一/finezi

By |2022-03-21T19:47:40+08:002021.06.11|Tags: , , , , , |

我一直好奇,最初發現自己會愛會戀的時候,異性戀不怕嗎?發現自己喜歡異性,難道不會感到恐怖的嗎?也許有大量的資源支援自己的愛與不愛。有數不盡的文本和現象,解說愛是什麼,星座分析、感情專家,指引迷途去路、追求守則。可是,畢竟從此一切都不一樣了──慾望讓人有了「樣子」。
對自己承認女同志的自我認同,那時候,妳害怕嗎?

玩物#12 老娘不是被嚇大的──GAMARDE私密晶露試用心得

By |2021-12-31T23:46:05+08:002021.06.10|Tags: , , , , , , |

再次強調:無論選擇什麼品牌,希望大家是針對自身確實的需求去考量,而不是被市面上的恐懼行銷所煽動。香香的、美白的、緊緻的,絕非所有人都要追求的唯一目標。

跨越,關於邁向自由/「跨越倒數五秒」徵件閱讀筆記 前言/finezi

By |2022-03-21T19:48:22+08:002021.06.06|Tags: , , , |

不同徵文主題,都會開啟對話。所以我非常期待透過大家有意識的書寫,喚起自己的意志,以及那些已經被跨越,留在人們身後的事。

《性相流》第二十一章

By |2021-04-23T14:02:40+08:002021.04.25|Tags: , , , , |

「人要活在社群內才不會感到孤獨。」
這番話的意思很直接,但我想到的是她的孤獨,女友不在身邊,只能把熱情投放到更大的社群上。

「我不是說我孤獨,而是我作為同志,我覺得參與平權近乎是義務,但這只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你的確對自己要求很高呢。」
「沒要求的話是不會進步的,個人如是,社會如是。」

《性相流》第二十章

By |2021-04-02T23:56:49+08:002021.04.03|Tags: , , , , , |

她不像個女同志,我以為自己的gaydar很厲害,卻膚淺地憑一些表面的特徵去判斷別人的性取向。她中長髮,會施脂粉,會穿裙子,我從沒看過她穿格子襯衫、作中性打扮,我就以為她是直的。如果是女人就不必像個女人,那是個女同志,要像個女同志嗎?這種隱形性是否強化了同志的邊緣地位?現身才有群體,才有爭取權利的籌碼,但是否每個個體都有現身的義務?同志如何在現身和隱身中取個平衡?

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