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落街角

作者:|2020-11-02T20:24:01+08:002020.11.02|標籤: , , , , , |

街角,兩條路匯聚之處,是人們交換資訊、停留歇息的地方。
部落的日子,也有一個對我而言至為重要的街角。街角的店是部落常見的飲食小店,賣手搖飲料,也有吃的,飲料吧台外側有一格架子,賣各式各樣的古早味小糖果,店面牆上掛著古今中外的電影海報。重點!老闆長得非、常、帥。
身為一個愛看帥踢勝過美女的帥踢花癡,來老闆的店變成我紓壓釋放粉紅泡泡的重要時光。

濡沫×女性影展《莎樂美 Salomé》觀影心得:先知有言,妳萬萬不可成為淫婦

作者:|2020-10-22T19:12:58+08:002020.10.20|標籤: , , , , , , , |

無所不在的性吸引力和愛慾,是牽動劇中人物關係的強大力量。而這些力量交織的中心點,是女主角莎樂美──你能想像一部恪守禮儀規範、毫無慾望,乾淨、健康、單純的《莎樂美》嗎?

在歷史的軌跡中,女人必須知所輕重,才能在權力爭奪的複雜壓迫中求生,並闖出可能性。……生命難道不是最珍貴的嗎?名利與權勢難道不是最重要的嗎?究竟是怎樣的女子,膽敢全部不要?

濡沫×女性影展《游移之身Moving In Between》觀影心得:游移流衍間,往復織就日常

作者:|2020-10-15T22:40:04+08:002020.10.15|標籤: , , , , , , , , |

我們在許多時刻都可能是「非主流」的,並被一些難靠一人之力鬆動的因素所困;許多人不得不經歷漫長又曲折的奔走、逡巡,緩慢地確認自我的可貴,才得以找到安身或戰鬥的位置,對我而言,成就自我是無終點的遷徙。

每位觀眾的期待都不一樣,這些期待映照著自身的想望或缺憾,但紀錄片有別於娛樂片,《游移之身》也不是警世宣言,它沒有要指導任何人往任何地方去,Erika的移動,就是在被動的回應與主動的開拓之間,往復織就日常。

已知用火,持續暈針──「怕爆點jpg」徵件 駐站作家閱讀筆記

作者:|2020-10-15T01:06:30+08:002020.10.02|標籤: , , , |

對於本次 #怕爆點jpg 徵文作品的凝視,我確實有幾個啟動閱讀就馬上浮現的期待。
首先是酷兒/女同志的主體性,也就是這份「怕爆」心意是否切入一種同志生活特有的刺點,為性多數所不察。就像針灸的針不但穴位正確,而且一逕深入到「有感」之處,又痛又療癒。這裡的性多/少數當然是相對的,我自己越是深入,就越會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再次感謝大家的文字潛艇讓我們得以進入陌生航線。
第二,就是「怕」的生成起伏與該「致怕事物」樣貌的清晰度。
第三,則是我個人對於議題性文字的偏好,我傾向展現出「意圖使人了解的企圖心」的文字。

我不願切割恐懼──「怕爆點jpg」徵件 駐站作家閱讀筆記

作者:|2020-10-01T22:28:29+08:002020.10.01|標籤: , , , |

書寫、討論、囈語作為「非常女同志」的集體療癒模式,隨之而來的是:八卦、被八卦,碎嘴、被碎嘴,仇恨、被仇恨,批評、被批評,威脅、驅逐等群像,終歸是一渾沌集合。人無完人,與你相濡以沫的未必總是美好,這世界太多凶險暗流,我們對此均有責任。也因此,我個人非常好奇「怕爆點jpg」的恐懼主題,濡沫社群的泡友們會用什麼角度去撰寫。

濡沫×異物「怕爆點jpg」徵件活動結果公布

作者:|2020-10-02T23:04:15+08:002020.09.30|標籤: , , , , |

源於youtube上對異物影片女主角身材與外貌的評價留言,誕生了這次的徵件活動:「怕爆點jpg」。濡沫社群在一個月的期間內,收到了18篇精采投稿。
相信書寫、閱讀、討論(吵架?)是一種非常女同志的集體療癒方式,希望這樣的文章可以多一點。

濡沫×女性影展《奧利薇亞 Olivia》觀影筆記:愛與「不愛」的焰火與荊棘

作者:|2020-09-24T17:41:26+08:002020.09.24|標籤: , , , , , |

女性影展酷兒經典片《奧利薇亞 Olivia》,講述女子寄宿學校裡的明爭暗鬥、女人們鮮明的情慾愛妒、師生戀色彩──幾乎是對1950法國當代的社會氛圍的挑釁──上映命運重重坎坷,絕對是意料中事。
學生、老師之間的多方對峙,不時擦撞出奇異的火花。每段對話、眼神交會、肢體動作,都暗藏許些曖昧幽微的情愫。

《性相流》第十四章

作者:|2020-09-15T20:00:14+08:002020.09.15|標籤: , , , , |

一個人不能誠實的面對自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連自己的身份都否定,不能忠於自己所愛,永遠有一個不能見光的面向,總覺得自己有一部份是不好的,連自己都不能全然接受自己,其實很可悲。大概每個人的人生都要有些遺憾,大概這樣,才有故事。

《性相流》第十三章

作者:|2020-08-24T16:46:52+08:002020.08.24|標籤: , , , , |

「不過如果可以再揀,我還是會跟他在一起。」程永帶點猶疑地說。
「我想我也會。」我也回應了。
「我不會。」Serene續道,「我寧願少一次傷害,多一份純真。」
「雖然分手很糟糕,但是不會把愛情的美好抹煞掉。」他續道:「我那時覺得,好像所有的情歌都有所指向,好像為很多事情都加上了對象。」
「我覺得有種『所有等待都值得;所有事情都終於對勁』的感覺。」

契子

作者:|2020-08-18T20:31:31+08:002020.08.18|標籤: , , , , |

「妳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
「xxx說你是男生,你是嗎?」
「身分證拿出來,我要看你的身分證」
「你嘟嘟很大、妳是女生吧?」

嘟嘟是排灣語的胸部,小朋友靠在我的肚子上,仰頭看著我,手沿著我的肚子往上,拍拍我的胸部,露出狡黠的笑容。
「騙人!你嘟嘟那麼大!」「你是男生,為什麼有嘟嘟?」「你嘟嘟很大~!你嘟嘟很大!」環繞在旁邊孩子紛紛扯大嗓門,可以講的句子那麼多,只有這句被挑出來,定格、放大。

跨性別們,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回答這一題?

玩物#7 隨著身體輪廓起飛──異物拾器開箱文

作者:|2020-11-04T14:54:36+08:002020.08.11|標籤: , , , , |

拾器的外型我覺得像一艘有穩向板的飛船,說起穩向板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看過用雙指夾住的手持震動器款式中,大多都像穿梭機:只有上翼跟中間馬達,沒有底盤。

《性相流》第十二章 B

作者:|2020-08-11T15:56:26+08:002020.08.11|標籤: , , , , |

讀得太多理論以及太多他人的生命故事,就知道身份與情慾何其流動又無規範可言。

我並不擁戴分離主義,但無疑,女同志如果跟男性有「關係」,那身份就不再單純,與男性的性接觸似乎會「玷污」女同志的身份,別人也可以因著那經驗來論斷我的性身份。但當然,無論我的經驗如何,我的自我認同都可以不變,如果因為與男性的經驗就從此改變一個人的性身份,似乎又再強化男性的權力和女性的被動性。

《性相流》第十二章

作者:|2020-08-11T15:22:12+08:002020.07.11|標籤: , , , , |

「我好像不認識他一樣,他身邊是否有別人我不曉得,連他有什麼習慣都說不出。我們的關係也很脆弱,我記不住他的電話和地址,如果沒了Facebook和MSN,我就永遠消失在他的世界裡,而我只要按個鍵,我也再不會找到他,原來一個人消失,沒有很難。」

妖怪獨語:邊陲同志想說的話

作者:|2020-07-09T14:25:15+08:002020.07.09|標籤: , , , , |

女性的身體作為慾望的客體樣貌如此狹窄,擠壓著我們的想像力,當在情慾的市場上看不到自己的樣貌,便蜷縮起自己,將自己的面目收藏隱沒。女性/多元/邊緣的情慾空間發展使用史,就是持續被追趕驅離、發配邊疆的歷史。

如果乖,就不用逃了。

《性相流》第十一章

作者:|2020-06-06T14:50:39+08:002020.05.27|標籤: , , , , , |

女性主義、酷兒理論、解放運動這些思潮所帶來的啟蒙與改變,對她來說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性別研究的訓練似乎沒有改變她,又或者,她沒有把理論吸收和實踐在自己身上、思想上、行動上、生活上,你能想出最老套的婚姻、愛情、性別概念,都能在這人身上找到。

我打個岔:港人看台灣倡議跨國同婚

作者:|2020-05-25T15:01:00+08:002020.05.24|標籤: , , , , |

「(異性戀)港妻港夫結婚們可以幸福安然等待居留,那我也許也可以?跨國同婚後,我就可以很快得到居留吧?」

其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非常簡化而粗糙的邏輯,倉促地理解整個過程。
現在重新反思,重新回顧在同運耕耘已久,話語權相對大的組織,他們提倡跨國同婚的遊說邏輯,促使我停下來去想,如果現在我可以仔細拆解跨國同婚,這個議題的複雜性是什麼?

補起平權的網──寫於台灣同婚合法一周年

作者:|2020-05-25T12:36:58+08:002020.05.24|標籤: , , , |

我不會忘記那些沒有這麼「幸運」的人。我們不該忘記那些至今仍處於深櫃之中的,或是沒有被平權的網所接住的人。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使得如我這樣的旅外台人,都能打從內心對台灣感到驕傲。轉眼一年過去,或許到了重新檢視我們引以為傲的平權的網,並設法把網上的破洞補起來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