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潤滑的刻板印象

以前工作遇過很多不同潤滑液品牌,跟顧客問起要不要加配潤滑液的時候也蠻常看到一些詫異的嘴臉:

「我濕到滴/噴出來了,這樣還需要嗎?」
「我夠濕啦不用不用」
「女生high了就會濕了不是嗎?」
「口水用就可以了不是嗎」

所以對於擁有陰道的人而言,濕是常理的,是應份的,可是不濕就是「有問題」,好像就是一種難言之障礙。然而使用潤滑液這個動作,某些人會理解為補救的手段,來掩蓋陰道潤滑分泌不足的狀況。

你知道這些都是懷疑與偏見嗎?

源於誤解的「潤滑羞辱」

潤滑羞辱,一種源於缺少同理心與耐性的誤解,同時也是源於對陰道擁有者(vagina-owner)的固有印象延伸的錯覺。電影、文學普遍都呈現「女性濕了=想要」的刻板印象,這種理解甚至會在性侵案件中作為答辯的理由。

與其說是「羞辱」(shaming),不如用blaming (譴責/責怪)可能比較貼切。根據上面的邏輯,遇到「乾」的女性,我們會先懷疑是不是女方「還沒準備好」、「不在狀態」,或者「不想要」,甚至會猜忌是不是變心了。另一邊廂,當事人也會擔心自己表現不佳,沒有讓對方享受,遑論在過程中忍受一下又一下的摩擦不適(常見的狀況如外陰部位比較乾,導致進入時覺得乾燥拉扯)。但是怎樣,應該不少人會覺得外來的潤滑不是自然的:不是「從心而發」的反應,甚至是一種作弊?

Emily Nagoski 的書《性愛好科學》中也有提到一個直翻譯叫「性興奮不一致」(Arousal Non-Concordance)的現象,並指出順女性在性愛中只有一成會有身、心興奮一致的狀態(而順男性也大概只有一半)。可想而知,其實我們面對性愛,身、心之間還有有一種無形的隔閡。在期待(expecting)、有動機想要(wanting)與享受/喜歡(liking)之間並存,才能會一個比較身心協調的反應。

這些,不是病,也不用特別去治療。(因為藥物、治療等所造成分泌改變就另作別論喔)

是否願意傾聽身體語言、承認慾望?

真正要治療的,是性愛中雙方的態度。

你需要為了迎合對方的視覺、聽覺慾望而要刻意打造「流水潺潺」、「噗滋噗滋」的戲碼嗎?面對對方覺得痛的叫停,你會自不然皺起眉頭來嗎?或者其實錯過其他性興奮的生理反應?你是否願意相信自己的慾望,承認自己會乾,聽懂身體語言,而考慮使用讓自己真的覺得舒服順暢的途徑嗎?懂得選擇適合自己的潤滑方式嗎?

我們下回繼續聊

馬天娜

未經授權,內容請勿任意轉載!

請遵守使用條款中「使用本站智慧財產權之限制」,
事先聯繫以取得本站的書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