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相流《第十二章》

By |2020-07-11T18:08:49+08:002020.07.11|Tags: , , , , |

「我好像不認識他一樣,他身邊是否有別人我不曉得,連他有什麼習慣都說不出。我們的關係也很脆弱,我記不住他的電話和地址,如果沒了Facebook和MSN,我就永遠消失在他的世界裡,而我只要按個鍵,我也再不會找到他,原來一個人消失,沒有很難。」

妖怪獨語:邊陲同志想說的話

By |2020-07-09T14:25:15+08:002020.07.09|Tags: , , , , |

女性的身體作為慾望的客體樣貌如此狹窄,擠壓著我們的想像力,當在情慾的市場上看不到自己的樣貌,便蜷縮起自己,將自己的面目收藏隱沒。女性/多元/邊緣的情慾空間發展使用史,就是持續被追趕驅離、發配邊疆的歷史。

如果乖,就不用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