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相流》第十四章

作者:|2020-09-15T20:00:14+08:002020.09.15|標籤: , , , , |

一個人不能誠實的面對自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連自己的身份都否定,不能忠於自己所愛,永遠有一個不能見光的面向,總覺得自己有一部份是不好的,連自己都不能全然接受自己,其實很可悲。大概每個人的人生都要有些遺憾,大概這樣,才有故事。

《性相流》第十三章

作者:|2020-08-24T16:46:52+08:002020.08.24|標籤: , , , , |

「不過如果可以再揀,我還是會跟他在一起。」程永帶點猶疑地說。
「我想我也會。」我也回應了。
「我不會。」Serene續道,「我寧願少一次傷害,多一份純真。」
「雖然分手很糟糕,但是不會把愛情的美好抹煞掉。」他續道:「我那時覺得,好像所有的情歌都有所指向,好像為很多事情都加上了對象。」
「我覺得有種『所有等待都值得;所有事情都終於對勁』的感覺。」

《性相流》第十二章 B

作者:|2020-08-11T15:56:26+08:002020.08.11|標籤: , , , , |

讀得太多理論以及太多他人的生命故事,就知道身份與情慾何其流動又無規範可言。

我並不擁戴分離主義,但無疑,女同志如果跟男性有「關係」,那身份就不再單純,與男性的性接觸似乎會「玷污」女同志的身份,別人也可以因著那經驗來論斷我的性身份。但當然,無論我的經驗如何,我的自我認同都可以不變,如果因為與男性的經驗就從此改變一個人的性身份,似乎又再強化男性的權力和女性的被動性。

《性相流》第十二章

作者:|2020-08-11T15:22:12+08:002020.07.11|標籤: , , , , |

「我好像不認識他一樣,他身邊是否有別人我不曉得,連他有什麼習慣都說不出。我們的關係也很脆弱,我記不住他的電話和地址,如果沒了Facebook和MSN,我就永遠消失在他的世界裡,而我只要按個鍵,我也再不會找到他,原來一個人消失,沒有很難。」

《性相流》第十一章

作者:|2020-06-06T14:50:39+08:002020.05.27|標籤: , , , , , |

女性主義、酷兒理論、解放運動這些思潮所帶來的啟蒙與改變,對她來說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性別研究的訓練似乎沒有改變她,又或者,她沒有把理論吸收和實踐在自己身上、思想上、行動上、生活上,你能想出最老套的婚姻、愛情、性別概念,都能在這人身上找到。

《性相流》第九章

作者:|2020-03-27T14:54:27+08:002020.03.27|標籤: , , , , |

在跟丁丁一起前,早已有了單身一輩子的打算,我不是強說可以,也不是悲觀,而是我學懂如何跟自己相處。一個人的時候,就做自己喜歡的事,把自己處理好,變成一個好點的人,為未來的她準備自己。雖然我孤獨,但我不寂寞,所以現在,我也要好好的生活,我可以,也應該這樣。
「你知道自己是怎樣便可。」Phan認真地聽我說話,這麼回了我一句。沒錯,如果連自己都失去,那沒有什麼是守得住的。

《性相流》第八章

作者:|2020-03-13T16:51:32+08:002020.03.15|標籤: , , , , , |

其實那時候,我也會看丁丁喜歡的書、聽她喜歡的音樂。有些喜歡,有些不喜歡,逐漸,自己的視野和興趣就會擴闊。
但是最近半年,我的興趣和生活收窄,時間常浪費在一些沒有意義的事上,連自己跟自己相處的時間都少了──當然這跟丁丁沒有關係,但拍拖的確讓我安於現狀。
這麼一想,就覺得我們分開會令大家都好點。至少,可以找回「自我」,雖然我都好像忘了以前的我是怎樣的。

《性相流》第七章

作者:|2020-03-09T15:49:18+08:002020.03.09|標籤: , , , , |

我們三個在這堆低胸短裙濃妝艷抹的hyper-women(超女性)中顯得很格格不入,我們都不是TB/ TBG款式,看起來就像是餓壞了而意外闖進來的外人。

嘻嘻哈哈,我沒有想起丁丁,只要我在見人、在聊天、在做點什麼,就不會想到她。而見見人,又覺得世界好大,充滿機會,我就知道我會好起來的。

《性相流》第四章

作者:|2020-01-18T15:10:30+08:002020.01.17|標籤: , , , , , |

我們是因為對方而特別,而非本質上特別。我覺得我們不一樣,因為在我眼中的丁丁跟別人不一樣,我喜歡了這個人,她不再如其他人般平凡了,她的眼睛比誰都美、她的聲音最悅耳、她的氣息最細緻、她最懂得我、最珍愛我。

或許她對於其他人來說並不特別,但我就是愛她──而她是我的愛人。所以無論別人覺得她如何平凡普通,於我,她是最特別的。

《性相流》第三章

作者:|2020-01-05T13:33:41+08:002020.01.05|標籤: , , , , , |

polyamory的意義非常廣闊,拍拖也不一定要獨佔,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單偶制,而支持多偶制也不等於濫交,多伴侶不一定多性伴侶,也不是必然地短暫。

愛情本就不是新潮物,所以沒有好與不好,只有適合與否......,因為每對情侶都有不一樣的要求和限制。

〈倫敦已給你霸佔〉──《蓉蓉》試閱

作者:|2019-12-30T15:37:13+08:002019.12.30|標籤: , , , , , |

朋友說我有趣,你卻直言我古怪。我說就算是女友,如無必要也最好不要分食,我介意交換口沫,你卻笑我,「那你不親吻嗎?」

我當然親吻,如果你也想的話。

我們點得太多,吃得太飽,從背脊骨骨碌骨碌地滑下,我吃下的,可能是你的缺席;果腹的,也是你的缺席。

《性相流》第二章

作者:|2019-12-19T17:04:38+08:002019.12.13|標籤: , , , , , |

「你是否覺得我很變態?」他的聲音帶點驚惶失措。
我停了下來,轉身跟他說:「你一點也不變態。」

原來這五年,他仍會覺得自己不正常,這五年他都在快感和內疚自責中穿梭嗎?如果不接納一個人的所有,這又是不是愛?到底要多久,我們才能放下我們既有的思想,令自己自由一點,令愛情簡單一點?

《性相流》第一章

作者:|2019-12-19T17:04:38+08:002019.12.04|標籤: , , , , |

我不是女人,或者「女同志不是女人」,因為我們不融入異性戀常態的疲勞轟炸。
有朋友叫我指出她們的「錯誤」,跟她們辯論一下,可是當大部份人都是這樣的時候,我連批評和解釋的力氣都省掉。
......再過幾年,我跟丁丁大概只會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玩手機,反社交和反消費,變成「真正的」女同志伴侶。

《性相流》前言

作者:|2019-12-19T17:04:39+08:002019.11.30|標籤: , , , , |

生活翻天覆地,無法再向前,歷時六年,然而仍在繼續前行中。
身邊眾多的酷兒朋友往往是我的啟發,亦代表流動的性相和性別光譜下個體有血有肉的生活,我夾雜理論以理解他人與自身,雖然成效成疑,卻出生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