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相流》第十七章

作者:|2021-02-10T18:07:06+08:002021.02.10|標籤: , , , , , |

我懷疑自己在做夢,為何突然求仁得仁,想要女人想要一夜情,就可以得到?她左手托住我的臉,右手在梳我的頭髮;我則一手碰著她的手,一手放在她腰上。身體語言很明顯,她的舌頭伸了過來,我也熱切地回應著。她一直往我那邊倚,我只能一直向後,躺在沙發上。她親我耳朵,在我耳邊輕輕送氣,我一陣酥麻;她又親我脖子,把我的衣領拉下,又親我的鎖骨。那是細細密密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