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沫Podcast 「Les Trash Talk」Episode. 13 作家李琴峰×濡沫:不只停留於《獨舞》,以筆深刻更細膩的衝突 20200321

☞ Podcast聆聽時間:36分46秒

00:12 李琴峰簡介
──專職日本文學作家,也是濡沫駐站作家。2017年出道作《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村上春樹出道時的獎項),作品《獨舞》於2018年在臺灣聯合文學出版時,在交友拉子/濡沫也有搶先試讀。

03:20 李琴峰筆名由來
── 一個穿梭於日文和中文的名字!有點中二(Shin說的!強調!)

07:27 為何成為濡沫駐站作家
──「因為我認識站長啊。」順水推舟,就成了。(輕笑)

08:18 回顧2017年出道得獎作《獨舞》
──當時有一股初出道、非寫不可的衝勁,當時必須、也不得不寫,但也只能寫這一次。

09:12 請跟中文讀者聊聊李琴峰在《獨舞》之後的作品!
──相較於《獨舞》小說中痛苦的、不被接受的故事,後來的作品則關注相對細膩的部分。例如:2019年入圍芥川獎的《倒數五秒月牙》,描寫臺/日兩位女性間似友情又似戀情的狀態。雙方為學生時代的朋友,分隔五年後在東京重逢,來往、談話與記憶交織,描繪出雙方個性與文化的細微衝突。

11:29 說到《獨舞》不得不寫的衝勁
──在文學評論中,「不得不寫的衝勁」或許會被批評為:作家無法掌控熱勁、缺乏抑制,而讓作品流露出破綻和缺點。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同,《獨舞》出版後也有正反面評價,李琴峰也不否認受到批評的部分。但拉開距離去評論作品是一種方式,若讀者本身有切身經驗、或能理解作品脈絡,也可能有不同讀法。

14:18 「作品得獎/入圍=同志議題受到重視」?
──脈絡出自中央社採訪,李琴峰《倒數五秒月牙》入圍芥川獎時受訪。
事實上,並非任何作家寫同志題材就能得獎,作品須有相當質量,問題意識的切合也是考量之列。以《倒數五秒月牙》為例,作品的其國籍、認同、文化衝擊探討等不同面相都是一部作品受到評價的點,決不會只有同志一個面向就逕行評價。
若單純把作品貼標籤「不就同志小說」、「符合時流、炒作話題罷了」就斷定「作品得獎/入圍=同志議題受到重視」,卻沒有細讀作品本身,是相當可惜的。

18:00 回到《獨舞》,聊聊同志遊行的不同型態:隔離 vs 融入
──同志遊行在不同國家卻有截然不同的型態?李琴峰聊聊日本和雪梨兩地同志遊行的差異觀察。體驗何謂真正的彩虹恐怖!怕.jpg

23:17 「同婚通過後,同性戀不要再悲情、不需要在黑暗中獨舞了!」──李琴峰對此的看法?
──社會進步的過程中也有許多犧牲者與逃亡者,第一步才剛踏出,往後還有更多艱難。
諸如:跨國同婚,以及跨性別權益(手術健保給付、免術換證等)。法律、政策,與現實上的細緻需求,仍有許多落差。

27:28 李琴峰作為專職日本文學作家,接下來的動向
2019年的《倒數五秒月牙》期待佛心出版社來談中文版!2020年另有一部系列短篇小說《北極星灑落之夜》,以新宿二丁目為舞台,包括七篇短篇獨立故事,故事彼此之間有所關聯,預計2020年2月左右於日本出版。
此外,預計2020年7月將在日本出版新作《星月夜》,是以同志、雙語使用、國籍、異鄉為主題的小說。主角為在日本教日文的臺灣人,與在日本學日文的維吾爾人。

30:58 性少數/旅外臺灣人的共鳴
身邊也有許多朋友因各種因素旅外,遍布世界等地。凡遊子都有感觸,無論是不是同志。但能將這種感觸寫到一定深度的並不多。
李琴峰:「我所寫的只是自己的經驗而已。」
Shin:「但它對某些人來說是重要的。」

32:15 李琴峰作為駐站作家,為什麼選擇濡沫?
因「信任」與「理想」牽繫。感謝機緣。

34:48 垃圾話小彩蛋
另有泡友專屬福利揭露!

[開場音樂]♪ ♩ ♫ You say I’m a slut like it’s a bad thing. You know what? I don’t give a fuck. ♪ ♩ ♫

「就算我改了名字,度過大海,說著另一種語言,我還是我。而只要我還是我,只要這個事實仍然存在,我就註定被世界所疏離。生為自己,這就是我生命苦痛的根源。」──李琴峰《獨舞》

Shin:
大家好,我是以前的交友拉子小編,現在是濡沫站長shin。

李琴峰:
嗨,大家好,我是李琴峰。

Shin:
是的,我們今天有一個特別來賓,就是我們的駐站作家李琴峰。

李琴峰:
嘿,大家好。

Shin:
(一陣尷尬的笑)
對,非常難得,李琴峰她平常在日本,她現在是日本專職文學作家。所以就是非常難得這次可以回來台灣(註:訪談錄音為2020年1月上旬),就趁這次機會做了訪談。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就是看到濡沫的主站或是(社群)論壇,都有一個分類叫做「駐站創作」,其中一位駐站作家就是李琴峰。
她之前有一部作品叫作《獨舞》,在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有得獎。李琴峰是多年來第一個得到這個獎項的台灣人,所以非常受到關注。以及,這個群像新人文學獎是當年村上春樹出道的獎項。

突然這麼官腔(又一陣笑)所以真的非常厲害。好,這個是介紹的部分。她在我們以前是舊站交友拉子的時候,有連載刊登過一些文章,然後包括現在也依然在連載中的〈出埃及記〉(此處為口誤,更正〈入埃及記〉),然後《獨舞》之前也在交友拉子有搶先試讀

李琴峰:
好像是〈入埃及記〉!(笑)

Shin:
噢入埃及記!幹,對不起!

李琴峰:
呵,出埃及記是聖經耶。(優雅的日式吐槽)

Shin:
我太習慣了你知道嗎,因為我們之前有一個花絮就是,順異男他也講出埃及記我就⋯⋯對不起對不起我的錯。

李琴峰:
其實我之前聽你說要做Les Trash Talk,然後就覺得,你講的那些東西很有趣。其實也蠻佩服你口才這麼好。當然我知道Shin可能有寫稿什麼的,嘛,然後講長篇大論(笑)(繼續日式吐槽)嗯,就是講出你認為的東西,就覺得蠻佩服的。以前你就想找時間和我錄一集Les Trash Talk,所以……

Shin:
對,只是後來就一直沒有機會。剛好這次可以。然後,今天的器材非常感謝(這邊也不是業配啦)因為大家都知道錄音器材非常昂貴,以濡沫網站目前的狀況是真的沒有辦法負擔的。非常感謝伍樓室友的Podcaster把錄音器材出借使用,還很詳細地講解這些器材怎麼操作。

所以今天相信大家聽到音質會覺得:「哇,有這麼大的提升!」不過,這次的器材不知道以後還借不借得到,所以下次可能(爛音質)又回來了,呵呵⋯⋯(乾笑)。先感謝一下伍樓室友。
那,我們就回到今天的第一個問題囉。

……

Shin:
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筆名是「李琴峰」?

李琴峰:
在談「為什麼」筆名是李琴峰這件事之前,就是,李琴峰「是筆名」這件事,其實很多人不知道。

Shin:
喔~所以很多人會覺得它是本名?

李琴峰:
我並沒有想要冒充它是本名,但大家可能看了也不會多問,然後就誤會是本名。就像我今天去簽一個合約書,然後合約上就打「李琴峰」。我就問對方:「欸,那是筆名沒問題嗎?」對方就說:「噢(尷尬),不行,那要本名。」(笑)他也以為是本名這樣子。

好,不管,所以李琴峰是個筆名,是我出道時才取的名字。在取這個名字的時候其實有考慮到幾個點,第一個點是因為,我來自台灣,在日本用日文寫小說;所以我會希望有一個筆名既可以用日文發音,然後唸起來也就是一個很一般的正常的中文名字,同時也可以用日文發音。就等於是個中日雙用的名字。再來,日本跟台灣都有漢字,我希望我的名字三個字都是日本跟台灣共用的漢字,不會多一橫或少一橫,或是日本是簡化字/台灣是繁體字這種狀況。所以「李琴峰」是台灣和日本都有的漢字。大家如果去google搜尋「李琴峰」的話,應該是中文的資料和日文的資料都會同時出現這樣子,對。

然後考慮到以上三點之後,再來就決定要用哪些字嘛。「琴」這個字想到以前文人所謂「琴棋書畫」嘛,這四個字裡比較適合的就是琴這個字,然後它的日文發音是こと,我會想,日文裡面有個名字叫ことみ,那我就取這個發音,這樣子。另外再找一個可以發作み的字,找一找就是「峰」這個字。峰的典故是出自王國維的詞〈浣溪沙〉,「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這如果和日本人講他們就聽不懂(笑)。對,但事實上是這樣來的。然後「李」的話,就是我自己以前念中文系是也蠻喜歡古典文學的「詞中三李」之類的,對李這個字蠻有憧憬的,便想說借來用,這樣子。

Shin:
原來是文院的夥伴呢!所以我剛剛聽起來「李琴峰」這個筆名,就像是日文/中文兩者之間的交集?。

李琴峰:
嗯,是啊。

Shin:
所以那你本人在創作方面,會想要待「台灣與日本的交集點」這樣的定位嗎?

李琴峰:
嗯⋯⋯我不知道「交集點」這個詞正不正確。不過,我是覺得:自己有在台灣生活的經驗,也有在日本生活的經驗,我會中文也會日文;那這樣的經驗以及能力,是一定會反映在我的創作裡面的。所以我倒不認為自己一定非得要站在某個位子上不可,反而希望自己能比較自由地來來去去。

Shin:
兩個世界的穿梭者。

李琴峰:
嗯,可以這樣講吧。⋯⋯嗯,這有點中二是嗎?(笑)

Shin:
今天中二魂大爆發(大笑)

李琴峰:
好啊(笑)這是你講的不是我講的。

Shin:
對是我講的(笑)。

……

Shin:
好,那,我們剛剛第一個問題有請李琴峰跟我們介紹她的筆名由來。那下一個問題是:當初是怎麼會變成濡沫的駐站作家?

李琴峰:
因為我認識站長啊。當初,「濡沫」還是前身「交友拉子」的時候,站長(那時候是小編),就已經有駐站創作這個概念了。正好那時我已經出道。所以,我們本來就認識,然後她就問我說要不要在上面放自己的作品,這樣子。(笑)

一方面也是因為,日文那邊,我有平台可以放一些自己寫的一些文章;就是在報刊雜誌上沒有發表,但是想要貼出來的文章。日文那邊已經有這樣的平台,那我其實滿希望中文這邊也有個發表創作的平台,所以算是順水推舟,然後就成了,這樣。

……

李琴峰:
談到2017年的《獨舞》這個創作,其實是一個當下的狀態。

Shin:
對。

李琴峰:
現在可能也寫不出、也不想去寫像《獨舞》這樣的作品。可能也沒那個必要。但是,作為一個作家的第一份出道作品,並且是得獎出道的作品,其實《獨舞》有一種類似衝勁、以及非寫不可的一種熱勁在裡面。其實這就滿適合拿來當作第一部作品。
如果第二部作品之後(依然如此),是會有一點侷限。對,所以我之後的作品或許主題類似,但風格與寫法跟《獨舞》的風格就有些不同了。

……

Shin:
再來,這邊我比較遺憾的就是,因為作為中文讀者,我其實沒有辦法閱讀到妳後來的作品的主題,那妳願意稍微提前和我們曝光一下嗎?這樣算爆雷還是破梗之類的嗎?(笑)

李琴峰:
嗯,讀過《獨舞》的讀者可能會知道:那是一部蠻痛苦的小說。主角從小學開始不斷掙扎,遭遇一些災難和傷害、傷痛,不被世界所接受,不被朋友所接受,不被戀人所接受。然後,一直到出社會,最後發現: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一個小小的空間,還是受到了壓縮;最後踏上前往世界的旅途,這樣子。是一個比較大的故事。

嗯,我其實覺得,在那個階段,是真的必須要寫、不得不寫。但是像這樣一個(架構與篇幅)比較大的故事。大概也就只能寫這一次了。
那,後來的作品我傾向去處理一些比較細膩的東西。例如我在2019年6月入圍日本芥川獎的《倒數五秒月牙》,裡面處理的就是一個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跟在台灣工作並且結婚的日本人,這兩個女性之間類似友誼、類似戀情的感情狀態。兩人是學生時代的朋友,分隔五年不見,在東京再次重逢。透過兩個人之間的來往以及談話,還有各自的記憶,來描繪出這兩個人的個性以及文化的衝突,之類的。像這樣比較細微、細膩的主題。

Shin:
了解。所以《獨舞》之後的作品,比起一開始那種衝勁、不得不寫,有一種像是必須把痛苦或黑暗說出來;相較之下,後面的作品想要關注比較細膩的部分。

李琴峰:
嗯,可以這樣說。那《獨舞》它的那種衝勁,不得不寫的衝勁,其實有些評論家會說:「換句話說,作者還沒有辦法完全掌控這種熱勁。」所以會有一些破格、超出作者所能掌控的範圍的東西出現。後來我希望自己能夠漸漸掌控創作,這樣子。(笑)

Shin:
至於作家能不能掌控自己的作品,我好像有聽過一種說法是說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掌控。
但有些作家覺得:你無法掌控,就沒有資格寫作。就好像作家(的特性跟認知)其實是非常不一樣的。或許並沒有一定的定論?

李琴峰:
但我覺得,「掌控」,嗯,是在寫作的過程中掌控呢?還是寫作完以後還要掌控呢?一般說來是:作品出來以後,其實就跟作家沒有關係了嘛。所以作家,作者不大可能去掌控這個作品被如何閱讀。但是在寫作的時候,嗯,有時候,某些東西無法抑制、然後流露得太出來的話,其實會讓作品產生一些破綻這樣子。
對,所以,特別是小說這種,某種程度是它其實是需要技術的東西。所以如果作者沒有辦法壓抑 — — 嗯,也不是說壓抑 — — 控制,自身的一些情感情緒或是想法,就任筆流瀉的話;嗯,作品會容易出現一些缺點。這是他們講的(笑)。

Shin:
剛剛在聊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忍不住會想要往這個地方去想:比方說破綻和缺點,聽起來都是負面的評價,但為什麼不是一些可能性跟機會呢?

李琴峰:
所以我覺得,每個人讀作品的方式不一樣吧。觀點不一樣。我剛剛引的那些就是,嗯,《獨舞》這部作品在日本出版的時候當然有一些正面評價,也有一些不那麼正面的評價。不那麼正面的評價就是說,就是,對因為作者想寫的東西太強烈了,然後,導致他故事的發展可能有些地方有點牽強。不過這其實我也,不否認啦,嗯。對。

呃,那是用一種比較「評論式」的,「跟作品拉開距離」的一種讀法去讀嘛。那當然如果在讀作品的時候,嗯,假設讀者在這方面有比較切身的經驗,或是比較能夠理解作品的某些脈絡的話,那其實也可以把自己帶入作品裡面去讀,那可能就會有不一樣的讀法。我覺得這些都可以,這樣子。

……

Shin:
再來我想談談,曾有採訪你的內容提到:「您的作品得獎或是入圍了,或許反映同志議題受到重視」。你對這種評論的想法是?
〈李琴峰入圍日本芥川獎 反映同志議題受重視〉,陳政偉,中央社報導,2019年6月17日。

李琴峰:
我覺得可以說「或許是如此」,但不見得「完全是如此」。對,嗯。你剛剛引用那段其實是中央社對我採訪嘛(Shin:對),那時候其實是我入圍芥川獎,然後他們來採訪我,我就有類似的發言,然後他們就有寫進這個稿子裡面。所以應該要把這個脈絡拉到芥川獎上,對。

Shin:
是。我跟讀者,或是說閱聽的觀眾們說明一下:2017年的時候李琴峰先拿到了群像新人文學獎,那部作品就是《獨舞》,也就是現在在2019年,2019年年中6月左右的時候,李琴峰又入圍了日本芥川獎,然後當時中央社就有去採訪李琴峰這樣子。

李琴峰:
嗯,對。
《倒數五秒月牙》入圍了芥川獎是不是就反映說「日本社會對於這個同志議題比較重視」了呢?其實我覺得:是,也不是。

因為事實上並不是任何一個隨便的小說家寫個和同志有關的小說,那就會入圍芥川獎──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作品本身必須要有一定的質量,然後並且它所要探討的議題以及一些問題意識,必須要契合當代這樣子。

在另一個方面來說,比方說對語言的敏感度,對,比方說這篇小說《倒數五秒月牙》是(剛剛提到就是)一個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和台灣工作的日本人,這兩個女性的故事。那這中間反映的一些對國籍、認同、文化衝突的探討,等等等,其實都是會被受到評價的點。所以說並不是「噢,因為它提到同志,然後就入圍了」,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但同時,嗯,日本近幾年確實是有比較重視到所謂的LGBT。大概是2014年左右吧,日本某些商業性質的雜誌開始提到LGBT,然後將之與企業裡面的一些福利做連結。比如說,「這樣子重視多元的企業之後才會發展得好」之類的論述,導致近幾年其實LGBT這個東西在日本有漸漸受到重視,對。這是一個的確有的脈絡,的確有的背景,這樣。

但反過來說就是,當大家都漸漸對所謂的LGBT耳熟能詳之後,某些讀者就會比較隨便地貼標籤說:「啊,反正這個小說就是同志小說啊」、「呃,符合時流啊,不過炒作話題」等等等之類的,卻不願意去細膩地閱讀作品本身,我覺得這是一件蠻可惜的事情。

Shin:
所以就是,「同志/LGBT」這個標籤,無論是議題或是小說題材,或可能甚至只是其中主人公的眾多身份之一,它作為一個標籤,其實是雙面刃,或是其實它有很多面的意義?不是單純的就是「噢貼上這標籤就等於被重視」,可以這麼說?

李琴峰:
嗯,對,不是這樣子,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它就只是這個小說的一個面向而已。但一篇小說不會只有單一面向,它要有很多面向,才能成為一篇小說。

Shin:
是。

……

Shin:
那我們這邊就要先來稍微爆雷一下(還沒看過《獨舞》的,記得先去買小說來看喔)(笑)看完了再來聽這樣。

在《獨舞》這本書中有提到,就是主人翁紀惠,她後來有到世界各地去旅行 — — 抱著一個想死的心情去旅行 — — 然後結果到了雪梨,看見遊行中的人們,相較之下跟她過去在亞洲(臺灣或日本)看到同志遊行的人,她覺得有些不一樣。那在雪梨的遊行的人是,警察或是各行各業的人會進來一起跟同志遊行。但是過去她所見,卻比較像是警察或是其他的人,是一個隔離、防堵的一個狀態。那我想問李琴峰:這是妳觀察到的歐美跟日本的差異嗎?文化或是同志社群的差異?

李琴峰:
咦你剛剛說臺灣後來又講日本?(Shin:噢對不起!)都可以談啦,都可以談。對。
就是,首先台灣的同志遊行其實年年在壯大,近幾年真的是同志運動的規模聲勢都非常壯大,然後遊行人數越來越多,所以近幾年可能狀況有稍微好一點,在之前它可能就是遊行的人就是「遊行的人」,然後路過的人則是「路過的人」,還是有一種,怎麼講,被管制的感覺。

那這種感覺放到日本就更嚴重了。日本現在東京的同志遊行,是日本目前最大的同志遊行,每年大概四月底、五月初的時候會舉辦。他們走的時候就不像台灣那樣子,就是可以很自由的走,而是要先到前面報名、領號碼牌,然後直到去年,才不用報名這樣子。

但是就算(從去年開始)不用報名了,其實在出發之前還是要先排隊,五列縱隊吧,好像,就是排成五列縱隊上。然後大概跟台灣差不多的是,會有很多的隊伍,然後他們也是會有很多隊伍,一號是什麼團體,二號是什麼團體,三號什麼團體,這樣子,然後就排在自己想走的團體,在那邊排隊然後等出發。

然後出發之後就大家盡量整齊的走,然後警察會管制,遇到紅燈停下來,遇到綠燈,好,大家往前走,因為他們沒有辦法申請到很完整的路權,不像台灣同志遊行那樣相對完整,所以他們就是還是必須要停紅綠燈,就會造成遊行的隊伍被切得很碎很碎,然後就看起來散散的,沒什麼聲勢這樣子,這完全是管制的一個狀況。

那雪梨的話呢,它其實觀眾是沒有辦法走的,那它要走的話必須要事先就是可能要報名註冊什麼的這樣子,但他們就把整條路都包下來。然後想要去觀賞遊行的話,其實因為那遊行其實變成某種觀光資源了啦。

對,他們就可以在沿路拿個啤酒箱,然後站在上面去看這樣子,反正就是一個很盛大的遊行。然後遊行裡面其實最讓我驚訝的是,我自己有去看雪梨的同志狂歡節遊行,裡面也有像是消防員或是警察或是各種公務人員的隊伍,反正他們就穿著制服,然後在同志遊行裡面走,不用說日本,是台灣也看不太到。所以這讓我有種可以說是文化衝擊,世界更開闊的一種感覺。

Shin:
現在好像狀況是說,他們會有那個,尤其是男同志那邊會有穿軍警的制服,但他們也會比較傾向是一種類似角色扮演的狀況,然後甚至好像會有一些什麼國(逼──消音),我不知道是哪個部,似乎有人會擔心穿著制服走同志遊行有侮辱公署之嫌。

李琴峰:
那像雪梨真的是,他每年到同志狂歡節的季節,是你到雪梨的飛機下飛機,立刻就有辦裝皇后等在機場裡面,就發給你傳單這樣子,然後一走到一走進雪梨的市中心到處掛滿彩虹那種感覺,大概就是──

Shin:
彩虹恐怖啊!!!!!

李琴峰:
對,就是彩虹恐怖。大家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看一下(笑)

Shin:
對,感受一下何謂彩虹恐怖。

李琴峰:
對啊對啊,然後市政府前面就升一個很大的彩虹旗在那邊,非常的繽紛。那它就已經是一個觀光資源了,所以才會那麼大張旗鼓,然後遊行的隊伍裡面,公務員、警察、消防員什麼的,但有時候回教徒、無神論者,各種宗教團體都在裡面參加這樣,就非常的具有多元性。

Shin:
我記得好像台灣在2019年底的時候,回台灣的桃園機場,也都沿路有掛同志遊行的宣傳,好像2019年是第一次。

李琴峰:
有有有,所以那時候我當然沒辦法回來走,但是,就讓我滿驚訝的,因為畢竟是同婚通過第一年,所以同志遊行十月底的那個宣傳其實還滿大的,下機場出機場,走出機場就很多廣告什麼的這樣子,就還蠻好的其實。

……

Shin:
有人會說,「現在台灣同婚已經通過了,所以同性戀可以不用再這麼悲情了,甚至也不需要再在黑暗中獨舞了」,那妳對這種想法的感覺是?

李琴峰:
我覺得社會進步當然是好事啦,但是大家也不能忘記:在社會前進的過程中,有很多犧牲,或是很多逃亡者的存在,那他們都是被歷史所刺傷,或是在進步的歷史進程裡面,被這個社會所刺傷。他們經歷的傷痛大家不能忘記。

然後再者就是,台灣同婚,其實我覺得只是所謂的同志平權,或者是性少數族群平權的第一步而已,就是大家不能忘記有很多更重要的課題,少數裡面還有更少數人這樣子。

Shin:
例如像是什麼課題?

李琴峰:
比方說像,現在同婚就還有很多課題。繼親收養這方面我不太熟,但繼親收養目前似乎是還不行的。另外就是,跨國婚姻也還不行。正確的說是,假如你是台灣人想要跟外國人的「同性」結婚,必須對方的國家也認可同性婚姻,你們才有辦法在台灣結婚。

比方說一個台灣人跟一個日本人,他們就沒有辦法在台灣結婚,因為日本不認可同性婚姻,所以導致他們在台灣也無法結婚,像這樣子的一個狀況,就還不能說是跟異性戀平等,所以這也是一個課題。所以台灣人可以結婚了,那跨國婚姻算是少數,那這個課題還是需要解決。

那又或者是跨性別方面的問題,我自己在日本生活,其實有一種感覺是,其實日本的同志,所謂同性戀的權益或是女性權益好了,其實可能漸漸地落後台灣這樣子。但是日本對於跨性別者的一些爭論,以及他們的文化,其實我覺得並不見得會落後於台灣,台灣在跨性別的權益這方面,其實我覺得還有滿大的努力空間。

Shin:
是說,相較之下,日本對於跨性別議題未必比台灣來得後面?

李琴峰:
例如手術健保給付。

Shin:
對對,手術健保給付,那在日本的情況是?

李琴峰:
因為我自己會用日本的推特,性別圈有一些消息也都會流過來。
那日本現在好像狀況是,(跨性別的性別重置)手術可以健保給付,這滿不可思議的。在臺灣無法健保給付。但是日本這裡有個很莫名其妙的規定,就是假如一個跨性別者在進行手術之前有使用賀爾蒙治療,任何手術都不能健保給付,因為會變成「雙重就醫」之類的,法律上好像不允許,這樣子。
問題是跨性別者他們在進行手術之前,基本上為了身體健康著想,一定會用賀爾蒙──

Shin:
不太可能完全沒有賀爾蒙治療,就直接進行手術吧?

李琴峰:
對,幾乎不大可能。所以我看過統計數據,就事實上,統計近一、兩年來日本真正有獲得健保給付去手術的人就只有個位數而已,這樣子。對,因為為了身體健康,大家還是會先施行賀爾蒙治療,怎麼可能(完全不施行賀爾蒙治療就做性別重置手術)──

Shin:
所以說,日本這方面「福利」雖然有,但實際上,它並不契合跨性別族群們的真正的實情。

李琴峰:
所以好像相關人士還在繼續爭取,這樣子。

Shin:
那免術換證的部分,日本?

李琴峰:
還沒有,不會,不可能。

Shin:
連三否定(笑)。

李琴峰:
日本是因為他跟台灣比較不一樣,日本還有一個法律,專門規定戶籍性別登記這個部分;然後這部法律裡面定得很死,就是一定要動(性別重置)手術,然後甚至你不能有未成年的子女,然後不能在婚姻中,因為如果你結婚的話,會變成同性婚姻,所以不允許。所以現在必須符合未婚、無未成年子女、已動性別重置手術等等等各式各樣的規定。那這些規定其實被認為是不符合國際人權,所以當然現在仍在抗爭,這樣子。

Shin:
所以這是日本的狀況。

……

Shin:
好,接下來,由於妳是日本的專職文學作家,接下來有什麼文學作品嗎?
李琴峰:
我去年(2019年)在日本入圍芥川賞的那本書《倒數五秒月牙》,現在在台灣還沒有出版,所以我很期待某家出版社願意出版這本書,可以跟日本出版社談。
此外,我今年在日本預計會出兩本書(分別是《北極星灑落之夜》與《星月夜》),第一本書《北極星灑落之夜》可能就二月就會出了。Shin你知道新宿二丁目這個東西嘛?

Shin:
我知道,妳之前寫過專文介紹。

〈新宿二丁目:曾經的買春天堂 翻轉為亞洲最大同志區〉太報,李琴峰專欄,2019年8月20日。
〈亞洲最大同志區「新宿二丁目」女同志何處去?〉太報,李琴峰專欄,2019年10月25日。

李琴峰:
新宿二丁目是日本以及亞洲最大的同志區,就是在一個小小的區域裡面,大概有將近三、四百同志店家,或是同志友善店家這樣子,對,這是一個蠻不可思議的區域,裡面有很多拉子酒吧,或是gay的酒吧之類的。然後我就寫了幾篇所謂的連作小說、系列小說《北極星灑落之夜》,以新宿二丁目為舞台,預計二月底在日本出版。

另外一本《星月夜》呢,什麼時候出版不確定,可能7月左右會在日本出版吧。它也是一篇以同志為主角的小說,不過會裡面牽扯到比較多的像是國籍認同以及語言雙語使用,或者是就是身處異鄉的問題。

Shin:
所以,其中一本《北極星灑落之夜》是會以新宿二丁目為一個舞台,然後裡面發生的一些事情,是短篇連載?

李琴峰:
《北極星灑落之夜》會是系列短篇,我的安排是它會有七篇短篇,然後彼此間有一些聯繫。雖然是彼此獨立的故事,但是之中有一些關聯性,這種感覺。

Shin:
想要打一個可能有點冒犯的比方,就像是,如果是以現在我們濡沫的社群會知道的,可能類似像電影《花吃了那女孩》的感覺。

李琴峰:
……我不知道那什麼東西。

Shin:
你真的是這個年代的嗎?(震驚)

李琴峰:
不是不是,花吃了那女孩應該是……二零零幾年的?

Shin:
對對對,反正在我們大學時候的。

李琴峰:
搞不好我應該看過啦,電影對不對?

Shin:
對,它是電影,但原稿好像是小說。內容是一棟樓裡面住了不同的女同志,不同的感情狀態,不同的性別認同等等。

李琴峰:
應該看過、應該看過,對,差不多那種感覺。所以裡面也會有日本人啊、台灣人,也會有中國人,這樣子。各種人會出現。

Shin:
然後另一本《星月夜》除了主角是同志身分,但同時也會討論到國族議題?

李琴峰:
其實這篇小說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已經在日本的文學雜誌上發表了,就是可能今年夏天會把它弄成書,這樣子。所以它的內容其實已經不是秘密了,就稍微講一下:主角是一個在日本教日文的臺灣人,以及在日本學日文的維吾爾人。

Shin:
哇嗚!!(讚嘆聲)

李琴峰:
就知道你的反應(笑)。對,這兩個人之間的故事,這樣子。

Shin:
我好期待啊!我好興奮啊!!!
哪間出版社佛心,快一點~我們在這邊呼籲出版社趕快想辦法簽下這本,大家來買爆!真的,我覺得很期待。

……

Shin:
談到旅外異鄉,尤其台灣,我覺得……是我們這一代嗎?我總覺得台灣的性少數,我身邊有不少,例如說在台灣受到了一些傷痛或是經歷,或是各式各樣因素,所以必須旅外。無論是短暫的旅外,或是說長期移居國外;可能日本,可能歐美,可能澳洲,可能東南亞其他地方。我身邊這些朋友,都會遭遇一些文化衝突,臺灣地文化以及他們所到之處文化的衝突──包括性別認同、性傾向與身分。這些議題真的,我覺得很難得可以這樣子談。而且有能力談到很深入層面的人,真的不多。

李琴峰:
我覺得其實旅外的同志,也不一定是同志,所有旅外的遊子,其實多多少少都會有自己的感觸啦。那只是大家有沒有辦法把這個感觸用語言的方式寫下來,或是用甚麼方式表達出來,就因人而異這樣子。我所寫的也只是自己的觀察,或自己的經驗而已。

Shin:
但它對有些人來說是重要的。

李琴峰:
是,至少對自己來說是重要的。

Shin:
這是唯一可以確定的事情。

……

Shin:
我想問一下就是──這問題有點奇怪,如果不行,我們再卡掉──作為李琴峰,妳對濡沫的理解,或這個東西跟妳的關係或意義是什麼?

剛剛我們有一題是問到「為什麼會成為濡沫駐站作家」,妳就先說:因為我們認識,然後剛好你也希望在中文有這樣子的平台可以發表。現在,我這邊就會想把這問題推得更進一步,就是說:其實如果單純講發表平台,也有其他平台可以發表,那為什麼會把濡沫作為妳的選擇之一呢?

李琴峰:
我覺得還是因為對站長的信任,就這樣子。假如今天換成不認識的人,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這樣子。但是因為跟站長已經有多年來往,然後其實也滿知道站長為人和裡想。我不能說自己完全百分之百了解她的理想,了解她想做的事情,但是我至少可以信任說:她想做的東西是不會是錯的。她一定是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一定是有自己的理想。那既然如此,那就是好的,這樣子。

Shin:
我總覺得這會被翻譯成迷因什麼的,「站長不會錯」,我怕爆(苦笑)

李琴峰:
怕炎上嗎?應該不會吧(笑)

Shin:
我很感謝有這樣子的機緣,真的衷心感謝。

……

[串場小插播]哈囉,我是濡沫站長Shin,你正在收聽的是濡沫網站的節目Les trash talk,歡迎親愛的泡友們參與討論,google搜尋相濡以沫的「濡沫」,就可以找到我們囉!

……

Shin:
濡沫這網站上面有很多可能性,對,它很多元,維護這個可能性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之一。

李琴峰:
之前就還是交友拉子階段的時候,當然表面上主軸可能是約人,這樣子。但是當時我就已經可以看到駐站創作那方面,其實站長滿努力地去收集或是搜尋很多具有不同經驗,不管是外地經驗,或是不同人生經驗的女同志來寫。這個部份我覺得它是一個很值得肯定和參一腳的事情,這樣子(笑)。

……

[垃圾話小彩蛋]只有podcast最後才聽得到唷!

關於李琴峰:

李琴峰的作品:

  • 獨舞》,聯合文學,2019年1月初版。濡沫商城現正販售中。
  • 倒數五秒月牙》,聯合文學,2021年1月初版。濡沫商城現正販售中。
  • 北極星灑落之夜》:電子書預計於2020年3月底推出。
  • 《星月夜》,預計2020年7月於日本出版。

其他參考:

特別感謝:
聯合文學、伍樓室友。

逐字稿聽打小幫手: 苑、秀
潤飾去口語化:Shin

李琴峰於濡沫的其他駐站創作:https://lezismore.org/author/likot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