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拉子小編談話 Les Trash Talk 第八期: 人家不舒服 20180720

☞ Podcast聆聽時間:42分47秒

重點:

  1. 交友拉子終有一天會結束。
  2. 揭露部分網站營運方式。
  3. 有人對網站上某些文章不滿、不舒服,覺得「根本不算女同志」──這些是小編同意且理解的嗎?這是小編想要的網站模式嗎?
  4. 所以小編到底想要什麼?
  5. 其實不只有妳,大家都hen不舒服,小編我也hen不舒服。大家一起來不舒服。歡迎脫離舒適圈。
  6. 所以,「主體性」到底是什麼?
  7. 難道這個站不能公告說清楚女同志定義和分類?
  8. 因為單方面驗證性別認同之不可能,強行定義更可能成為另一波壓迫。
  9. 所以大家通通不要分?不分生理心理性別,T可以是男是女是跨,大家愛怎樣就怎樣?這一切小編都同意、都支持嗎?
  10. 這麼兇這麼機掰,之後可能沒人要聽我講話了(咦)

[開場音樂]♪ ♩ ♫ You say I’m a slut like it’s a bad thing. You know what? I don’t give a fuck. ♪ ♩ ♫

哈囉大家好,歡迎來到Les Trash Talk,我是交友拉子小編,今天這集想跟大家談的是管理花絮,還有一些使用上大家發現的爭議,想先跟大家簡單的談幾個點這樣子。不過今天談的主題會比較無聊也比較嚴肅,所以如果不想聽的可以跳過XD

好,在最一開始我設立交友拉子網站的時候,其實我已經想過最壞的結果了。過去台灣有很多女同志網路空間,有一些因為時間過去逐漸地沒落了,有些則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中,原本使用的族群被篩選或者逐漸被汰換,例如説有PTT拉版、LGBT_Sex版,也有像D card、臉紅紅、姝文創⋯⋯這些新的地方。有些地方是被攻擊者湧入,然後性少數被迫要出走,有些地方則是會被特定族群掌握「發言權」還有「詮釋權」,最後不喜歡的人或是受不了的人、無法接受的人或是沒有詮釋權、沒有發言權的人,就被迫出走了。其實社群互動就是永恆的、不斷的在重複出走與被出走的過程。

交友拉子最壞的結果,以上都有可能。有可能因為時間而逐漸沒落,也有可能被攻擊者湧入。

其實,我身為小編,我每一天都在為交友拉子的結束做準備。我可以跟大家確定的是:這個網站有一天一定會結束。它會結束不單純只因為「任何人事物與關係都有終結的一天」,更是因為,經營這個網站對我來說,其實太消耗了。這個消耗並不僅止於大家想像的「小編每天要審核好多文章要貼文,好辛苦噢」,我的消耗主要來自於族群內部的鬥爭、質疑,還有一些使用者的輕忽。

在第一集小編沒有臉裡面,就是有人問過,架這個網站是為了研究目的嗎?有沒有想過哪天這個網站會結束?

其實原本我在計畫trash talk的時候,我有安排一系列的主題。我的主題都是循序漸進,一開始從介紹架站歷史⋯⋯先囊括進不同的例如説跨性別、順性別男性,先去談一些大家怕的東西,再去建立我們的主體性,然後再去談踢婆文化,最後才可能會稍微揭露一些小編的個人身份或特色這樣子。我其實是有安排的。我原本是計畫要到整個系列都結束的時候,才要為了強調主體性,而稍微揭露我的個人特色,好,但現在看起來我已經勢必要揭露一些了。不會很多,所以不用太期待。

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架這個網站是為了研究目的嗎?

不是,我沒有為了研究目的,而且依照學術倫理,如果任何資料要用於研究目的,一開始蒐集資料的時候就必須要說明清楚。那我沒有用於任何目的。好,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是這樣子。

第二個問題是,這個網站哪一天或是什麼情況下會停擺或結束?有三種可能:

  • 第一個可能:我死了
  • 第二個可能:我沒有網路可以用
  • 第三個可能:我不想繼續經營了

就只有這三種可能。

有些使用者一直以來好像對交友拉子有神奇的揣測或想像,有些人會說「感覺好像有一整個團隊在經營」,也有人說「小編好像是兩個人輪流排班?」⋯⋯我想說Wow,大家的想像力也是滿豐富(笑)。不過這也不是大家的問題,因為畢竟我自己從來沒有講過嘛。

……

我接下來要揭露這個網站一部分的營運方式,但是在揭露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講一個比較沉重的話題。

我從以前到現在,我從頭到尾都不太願意透漏關於小編的身份、個人資料或是人數,我甚至也不太願意透露網站的營運方式。不是我耍神秘、不是我跩或是耍大牌,而是⋯⋯如果今天你是一個做過社會運動也受過運動傷害的,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這個世代,在這個網路世代,資訊很發達,暴露自我變成網紅,好像很主流、很方便、很容易;可是其實暴露自我、揭露自我的同時,就幾乎等於是你暴露弱點。妳有了身份、妳有了姓名,妳告訴這個世界「妳在乎什麼」,這個世界就會清楚知道如何用最精準又最殘忍的方式傷害妳。

然後呢,我要揭露的是:這個網站──交友拉子網站,中間確實有過工程師或其他夥伴的協助,但頂多是兩三次網路後台設定有一些錯誤,協助修改;當然,trash talk系列在上個月開始有聽打小幫手協助打成文字版,這些都是幫助過這個網站的人,我不能說沒有。但是嚴格來說,整個網站的策畫、營運⋯⋯等大小細節,包括最重要的投稿、刪修文、個資保護,每天在做的事情,只有一個人在處理。就是我。

那為什麼揭露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是有風險的呢?

因為當我告訴大家「小編只有一個人」,大家可能以為這樣我會收到「哇!小編好辛苦好偉大好佛心」之類的讚美──對,我會收到這種讚美;可是實際上,當我告訴大家「小編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我透露這個資訊之後,我接收到更多的是:「既然妳只有一個人,那就好辦了。我有質疑,我就點名妳出來回答,我出問題妳就負責;反正妳只有一個人。大不了最後我再拍拍屁股,講一句『謝謝小編』」──當我告訴大家小編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有更多抱著這種心態的人出現,這些人會造成我的負擔。

我有名字、我有性別認同、我有屬於我個人的情感和歷史。我不告訴大家、我不說,不代表我沒有,也不代表我不在乎。

我只跟大家說自己是「小編」──我會這樣說純粹是以匿名為考量,而小編是一個被廣泛使用、也相對比較親民的稱呼,所以我說自己是「小編」。可是我發現,可能因為其他社群平台例如説臉書、IG啊,行銷與客服到處都是「小編」,所以「小編」這個詞在大家心目中好像變得很貼近、可以很隨便、可以講幹話,可以半夜隨便丟line亂問問題,都不會覺得打擾到別人──有時候會想說,難道我要改成「交友拉子執行長」或是「TW Les Matches CEO」之類的名字大家才懂得尊重嗎?(苦笑)

好。如果我倒下了,網站也會結束。我保持匿名,不是要搞神祕或耍大牌,是因為如果我一旦現身,我會遭受到大家難以想像的各種要求、威脅、質疑還有攻擊。大部分的這些要求、威脅、質疑、攻擊,都是來自於女同志社群內部的──不是想像中什麼異男亂入,會讓我覺得很受傷的,都是來自女同志內部的攻擊。看看我現在還匿名就遇到多少煩擾、還有多少質疑,一旦我現身,我只會遇到更多,不會遇到更少。既然今天這個網站的經營要靠我,我就不能倒下,所以我匿名是為了要保護自己不倒下,我就不能暴露我的弱點。為了要經營這個網站,我就不能倒。

這是我原本的想法。

……

可是最近網站裡面文章有一些回應,我開始覺得我被針對。我好像常會被叫出來問:「小編是不是也同意啊?這代表小編也理解啊!」⋯⋯好像要我出來背書、出來表態的樣子。我其實,一向都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聲音出現,只是這種情況比我原本預計的還要更快出現,可能因為我近期的trash talk講的比較都是跨性別啊、異男啊這些,大家傳統中覺得比較跟女同志「無關」的東西,所以開始有些人希望我說的更清楚一點。

Okay,簡單來說,我知道網站上有些人對於某些文章、某些族群的存在並不滿意,而這些不滿意的人,他對於女同志的主體性是很在意的。所以這時候,我的「審核制」就開始被質疑了。因為我有說:網站「主頁」的貼文都是經過我的審核,所以有些人看了某些文章,覺得不愉快或是覺得有爭議,就會點名我,說:「主頁的文章應該都是小編同意且理解的」?或者說「連異女都來女同志的地盤參一腳了,這種網站模式是小編妳想要的嗎」?⋯⋯有人以為:我做一個平台,協助大家刊登投稿,就代表我個人同意並理解所有發文內容。有人覺得我應該為網站上不同的喜好還有情慾背書。有人問我説這個網站連異女都來了,是不是我要的?

我在這裡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一件事就是:身為小編,我個人要什麼

我想要的是一個不需要一起床就看到約砲文的清爽早晨。我想要一個安穩的夜晚,不需要在睡前看到爭議投稿、爭議留言,然後就陷入該怎麼做才妥當的思考而因此失眠。我想要戀愛的時候不需要管任何人要不要約砲約會,因為干我屁事。我想要失戀的時候不需要管任何人要不要交友,因為我需要休息和放空。我想要遇到生涯重大關卡的時候,可以專心準備,不需要每天不斷看到各種約砲文、約會文、徵友文,還有其中各式各樣幽微的、來自社群內部與社群外的歧視、偏見、刻板印象;但是我在看到的同時,又必須因為我秉持情慾友善、保護隱私和個人主體性的原則,我不能隨意批評──因為我知道我身為一個小編,我批評的分量不同於一般網路上面那些嘴砲的鄉民,網站經營者的一句批評可能會對使用者造成很重大傷害,所以我不能隨便的批評。當我遇到親人過世的時候,我希望我可以好好跟我的情緒跟我的崩潰相處,我不需要強自冷靜,顫抖著打開電腦處理版務,打開的時候還要面對有人抱怨「交友拉子網站好不方便,刊登好慢而且都好難約」。

所有人卵子衝腦、興之所致上來看一看,然後要求東、要求西的一切,都變成了我的「責任」和「義務」。而且我太笨,笨到不會從中賺錢。這個網站原本就是獨立經營,不依靠任何營利或非營利團體,除了個別小額贊助以外,沒有任何的商業營收。所以,這個網站遲早會消失。這不是威脅,因為人都有極限。我唯一能承諾大家的就是:在極限之前我會繼續努力下去。我會努力到我不行的那天。

我要強調:網站上所有的發文,我審核過,不代表我為他們背書。

你去一個論壇、一個bbs或是一個社群網站,你會看到論壇或社團內部各式各樣的發文,你會說板主要為裡面所有的文章背書嗎?你會說版主一定理解裡面每一篇文章嗎?你要說版主都同意嗎?這種說法⋯⋯我覺得其實是很冒犯我的。板上各式各樣五花八門不同的情慾、不同的關係,跟我都沒有關係。如果有人看了你覺得不高興、不喜歡,我沒有義務幫你表態,請不要拉我下水。我負責跟背書的是trash talk裡面我說的話,使用者投稿內容是來自各別的不同的使用者,他們的關係他們的情慾他們的徵求,跟「小編個人」沒有關係,麻煩搞清楚。如果你對發文者的主體性或徵求覺得不了解,或者想要質疑、或是不認同,麻煩去問原PO。你跑來要小編背書,是什麼意思?我沒有要求任何人滾蛋,不代表我就必須接納所有人,然後所有人我都幫他們背書。我沒有義務承擔任何人的質疑或恐懼。

我知道有人看到異女想嘗試女女肉體覺得不舒服。我也知道有人看到有伴還上來徵覺得不舒服。有人看到雙性戀女性和男友上來徵覺得不舒服。然後就問我這是我想要的嗎,⋯⋯好,我上面已經解釋了,這跟「我想不想要」沒有關係,不要再問這種拖我下水、逼我表態的幼稚問題。

……

好,醜話先講在前面。以上我說明了小編沒有義務管妳舒不舒服,接下來,可能因為我人太好(?),我還是要試著處理所謂你感到「不舒服」的部分。雖然前面很兇,但是如果你已經聽到這邊的話,我希望你還是可以盡量耐著性子繼續聽下去,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接下來要處理「不舒服」的部分。

首先,我自己個人是認同非常強烈的女同志,但是我可以理解「想要嘗試」的這種心情。

其實光是講「嘗試」這兩個字,嘗試本身就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與不同的背景,先舉一些最香草、可能是最簡單的例子:中學時期剛剛發現自己可能對女生有興趣的小女生,嘗試跟另一個女生親密接觸,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定義自己,所以她說她是異女、或是説她是雙性戀,因為這樣講比較有台階下、比較能保護自己。我也有過這樣子的時候。

然後呢,也有些踢是以開發異女、取悅異女身體為樂,而且這些踢很樂於在聚會時津津樂道,跟大家說自己是這些異女唯一的同性對象,就是很驕傲的樣子。也有這種嘗試啊!

也有可能是因為失戀傷痛、或者性愛中不被取悅、或者各式各樣甚至不需要原因就是想嘗試異性的女同志,在嘗試的過程中重新確定了自己是誰(不管她確定了什麼,都是屬於她自己的認同,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當然有些嘗試也不乏所謂的「感覺女生比較安全、女生身體柔軟又可愛」這種粉紅色泡泡的想像,因為這種想像而想嘗試女女性愛的女生(暫且不去定義她的性向)。那這些女生有可能說自己是異性戀,也可能說自己是雙,也有可能說因為自己頭髮長度或外表打扮就說自己是P,也有可能說我頭髮比較短應該是T吧,那這些都是她給自己暫時的定義,這些是有可能會變的。

好,如果我們今天說異女嘗試女女性愛的問題,其實每個異女要的也不一樣啊,光是這個網站上徵文⋯⋯唉,我真的很不想講,為什麼大家要這麼針對這些看起來很奇怪的。因為如果你去算比例,你會發現異女或是雙性戀或什麼,那個比例跟所謂的傳統主流女同志的發文比例根本就不成比例。

好,我再講回來,每個異女要的不同,有些異女徵文要的是P,有些她要的是T;妳可能會問說:這到底是什麼心態呢?

有人會批評說異女徵求P,是因為P女性化長髮比較沒有威脅感、比較不陽剛,這⋯⋯我好想吐槽。但是也有異女徵求T的啊,但是當異女徵求T的時候,又有人罵她們説「你身為異女只想享受T提供的性快感,卻不是真的愛T」──反正不管異女徵什麼都被罵就對了。這些問題,如果妳真的跑去問當事人,問那個當事異女「請問妳徵求P是什麼意思?」、「請問你徵求T是什麼意思?」,當事人都未必能夠給妳很清楚的答案,更何況我們身為外人,我們其實是很難去揣測的。而且每個人的嘗試很個案、也很獨特,我們其實很難聚焦去討論異女嘗試女女性愛到底是什麼心態。而且你去管別人什麼心態其實不是很重要,重點是你自己要什麼。

……

面對這些所謂的「外來者的嘗試」,社群內部的情緒向來都很複雜,因為這些嘗試不是只有單純的嘗試,背後還有很多複雜的社會性別因素,比如說階級⋯⋯等等在操作。剛剛我說我要處理的是「不舒服」的部分,例如説剛看到,異女嘗試女女性愛讓你感覺不舒服,我認為,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其實跟小編無關、跟網站無關,甚至也跟那些不同的情慾和徵文原PO沒有關係,你看到異女徵求女女會不舒服,其實是來自於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主體性,或者感覺自己的主體性不被支持、不被接受、不被慾望、不被喜歡。所以當你看到不一樣的人也可以這樣徵,妳會覺得領域被侵犯、感覺不舒服,感覺非我族類。

我想說:妳知道嗎?其實妳並不孤單。講到「不舒服」,大家都很不舒服,我也很不舒服。

例如說某些有(被)劈腿情史的人,看到網站上有非單身的人上來徵,她看了覺得很不舒服。

可是妳有沒有想過,一碼歸一碼,別人的故事脈絡或是箇中辛酸其實我們是不知道的。

再來,有些長期實踐知情同意開放式關係的情侶,看到網站上有非單身在徵人卻沒說清楚,她也捏了一把冷汗,覺得這樣可能造成汙名或傷害。

可是你說這些開放式關係的情侶有義務到處倡議宣導嗎?沒有啊,因為大家都很忙、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

有一些跨性別拉子,一來到這個網站,看到網站上滿滿的拒男、拒男、拒男,她很生氣。她覺得這裡又是一個陽光順性別女同志地盤。

可是事實上,大家會寫「#拒男」是因為有時候會收到白目順異男亂槍打鳥的寄信,可是問題是,我們為了要抵抗騷擾而做出的hashtag(標籤),無意間卻傷害到了跨性別,這些都是錯綜復雜的傷害。

那有人看到FtM自介,然後他的自介是以他已經pass過的性別做為一個優勢,他說「嗯,如果你跟我交往的話,你可以把『交男友』介紹給親戚,然後這是一種優勢」。有人看到這種文章就會很不爽,因為這種說法暗示了非異性戀的交往是難以公開的,是劣勢的。有人甚至會把矛頭指向FtM,覺得既然FtM你都變成male,你都是男生了,那這麼愛異性戀關係,你來交友拉子幹麻?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錯並不是在這一位FtM,從頭到尾錯就在於一開始就設定了性別偏見並且讓大家屈從的這種社會性別文化。其實所有的人都在受苦。這一位FtM只是因為他看到了這種偏見,他有看到,然後他用他的方式去試著適應,他也辛苦地付出很多代價。這位FtM並不是那種身處優勢、毫無自覺還恣意利用的人。這位FtM在他的自介文裡面有寫了一些自己的歷程,而且他實際上要承擔的辛苦其實遠遠超過短短一篇自介文所能描述的。所以,如果你看到一個FtM自介說「交男友是一種優勢」你就不爽,其實背後有些更複雜的東西,其實是可以討論的。

然後呢,也有一些令人不爽的情況是:有人看到不分,然後有些人不分她會寫說不分偏T,有些寫不分偏P。有的不分看到了非常不舒服,因為她覺得「不分就是不分,還硬要分,那就不算不分」。然後所以看到偏T、偏P,她覺得很不爽。

但是呢,性別認同其實是屬於個人的定義。或許對另外一些人來說,不分之外還多設定了一個氣質偏向,是對那些人來說比較舒服的認同方式啊。那這個不分會這麼生氣,其實並不是她自己脾氣差,很可能是她的成長歷程中,常常遇到有人質疑她說「妳到底偏哪邊?」,然後她被問到有夠煩,所以她才會反應這麼激烈。所有的憤怒都有它的脈絡,那對於某些人來說,「不分就是不分」,或者對另外一些人來說,「不分還是可以偏T、偏P」⋯⋯這兩種認同為什麼不能平等、獨立的存在?為什麼非得要逼所有人都得遵守統一標準然後互相傷害?

然後講到T婆文化就又更多了。有人看到T徵求TT戀,看到有T真的很喜歡另一個T的形象跟身體;就會覺得說這些原PO都不算是踢。她們會說:「妳這樣哪叫T?既然喜歡T,妳應該叫P才對。」

有人看到P在徵求PP戀,就覺得很不爽,因為:天啊,P徵求PP戀,那我們T要怎麼辦?而且現在甚至連雙性戀跟異女都跑來徵求P了,P都已經夠少了,這麼這麼多人來搶市場?天啊!⋯⋯然後就很不高興這樣。然後就批評:這些P不是真的女同志。

有些人看到TP配也有意見啦,他會覺得說這不叫女同志也不叫女女,因為T是假裝成男生,P是喜歡假男然後最後遲早會跟男生跑的女人;所以TP配就是模仿異性戀。只有雙方都是長髮女性化打扮的女女情侶,才有資格聲稱自己是正統的女同志。這樣也有意見。(無言)

好,有人也看到純攻的P覺得很扯,因為她不相信有P可以純攻,所以她質疑說「純攻?妳這樣根本是T吧」、「妳是假P真T吧?」,有人甚至會說「是不是妳的T沒有滿足妳?」。

所以講到T婆文化,大家都好心累,然後看到這裡眼花撩亂,就覺得:那為什麼我要「尊重」這麼多奇怪的人?那女同志只要像以前一樣,看到學姊發發花癡,然後看看田馥甄、陳綺貞、張懸,揪一下女性影展、跑個婚姻平權運動,不就好了嗎?(好,我沒有要嗆女神,女神無辜也中槍XD)

……

我剛剛舉的這些令人生氣、不一樣的例子,有一些或許你感同身受,有一些或許你覺得莫名其妙;可是這些所有的「不舒服」,就是我從頭到尾要對抗的東西。我要對抗這些「不舒服」。

過去不管是女同志社群或是其他的社群,所有交友社群在面對「不舒服」的做法,都是不斷地在重複「出走」跟「被出走」,不斷地重新劃分舒適圈的界線。然後有一些身處邊緣模糊地帶的人,就像踢皮球一樣不斷被犧牲;一下是這邊,一下是那邊,然後最後發現自己哪邊都不是。即使今天你身處一個舒適圈的中流砥柱,某一天也可能你因為人生際遇而有所改變,然後你就被這個舒適圈踢出去了。你又被犧牲、你又被滾蛋了。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憤怒跟不滿,但是我認為解決的方式並不是不斷地劃分舒適圈,我認為解決方式應該是大家都要去接觸舒適圈以外的人事物,同時把自己的主體性傳達出去──告訴大家妳的憤怒、妳的不滿、妳如何看待這件事。然後與此同時,妳也會接收到別人的觀點,因為別人可能會從妳從來沒想過的觀點而感到不滿,別人可能會在妳意想不到的地方被妳冒犯到。這些,全部都是重要的。唯有透過這些「不舒服」,才有可能去確立「不被打倒的主體性」。

當妳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覺得不舒服的時候,請認真地去思考:別人的投稿冒犯到妳什麼?

我不是說沒有冒犯到甚麼,我是說──妳思考的過程、為自己定義與釐清的過程,這個東西就是你的主體性。當妳以自己的經驗,看到一篇異女徵女女的文,覺得不滿、覺得不認同,但是這個同時妳在思考妳過去生命中的經歷,妳也認知到「我真的好愛女人,我也愛自己身為女人的身體」,「而且我不認為異女可以接受女女,個人經驗不行」。這些思考的過程所營造的主體性是專屬於妳的,是別人奪不走也無法破壞的。這些主體性很重要、很獨特,然後也絕對歡迎在網站上面抒發,不管妳是投稿或是討論區或是留言。

那這些主體性也不是百分之百不變的,這些主體性也可能會隨著妳的人生經歷而調整或變化。但是無論如何,這些主體性只屬於妳自己。
如果妳想要一個限定生理女心理女的順性別女同志環境,歡迎妳去自己建一個。妳想要一個限定單身的女同志約會約砲社團,歡迎自己建一個。妳想要有男友的雙性戀女生走開,那歡迎自己建規則。妳不希望「異女」參一腳,那請自己建一個驗明正身的機制,去驗證陰道被陰莖進入過的女生、或曾經愛上有陰莖的人類,遇到這種女性就會警鈴大響把她逐出的社團,妳自己去建。妳是自由的,沒人逼妳來這裡。
身為一個網站管理者,我個人沒有義務去滿足任何人的情欲跟徵求。妳所有的性別認同定義都沒有錯,但是那是妳自己的;妳所有的設限不管是拒男、拒跨、拒T、拒XXX⋯⋯都沒錯,但是也都是只有妳自己的。不要逼別人跟妳一樣。

……

接下來,我要討論更複雜的問題:交友拉子網站上面族群的「主體性」跟「分類」。

我知道這是這次問題的爭議源頭。即使我剛才跟大家說過定義是侷限於個人,那有人還是有人會無限上綱+滑坡理論,就變成:「那是不是最後大家都不用分了?連生理性別都不用分?T可以是跨可以是女可以是男什麼都可以」(吸氣),最後這種滑坡推論還不忘加上一句說「小編應該同意且理解」──這就是逼我表態啊。

好,你要我表態,我不是每一次都會表態,但是這一點上我會跟你談。

第一個,我想先跟大家談:單方面驗證性別認同之不可能。

這點網站草創之初我已經寫過說明文,大家可以看一下FAQ,裡面有說,網站管理者沒有辦法穿梭到各位使用者的電腦或手機前,然後掃描你的內褲裡面的生殖器來確認你的性別──沒有辦法!即使我可以這麼做,世界上的人口大概有4%是intersex,就是不符合典型兩性性徵的雙性人,俗稱叫陰陽人。(參考資料:http://www.oii.tw/Home/misconceptions)。實際上,世界上任何所有現存的交友app或是交友網站,「任何」驗證性別的機制都可以是「假的」。聲音可以調整、照片可以修圖、動作可以模仿,身分證可以偽造或改圖。除非你當場脫掉人家褲子,不然你不可能去「確認」生理性別。更何況性別認同是一種大腦內的個人認知,它會隨著生命經歷還有社群互動,逐漸豐富你那個性別認同的內涵,甚至有可能改變。這些東西,不管是生理性別或腦袋中的性別認同,任何網站都不可能單方面去驗證或去確認、或者永久保證這個網站一定都是女同志、一定都是生理女或是什麼⋯⋯,我沒有辦法保證。

第一個就是:「單方面」驗證性別認同是不可能的。

……

第二個,有人就問我說:「欸,既然這樣,小編為什麼不寫一篇『介紹女同志分類』的文章,跟來這邊的人介紹說什麼是T、什麼是P、什麼是攻受、什麼是跨?」那這樣子問我的人,有些人是女同志,然後也有異男問過我,那有些異男這樣問我的態度甚至是說:「啊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啊你不說那我寄信也沒有錯啊?反正我不知道。」這樣。⋯⋯我今天沒有要花時間婊白目,我是要告訴各位為什麼我不用小編的身分去介紹女同志的分類。

因為「定義」這個東西,或許在一開始是很方便我們快速認識社群、認識世界,可是到最後,定義本身很容易變成一種壓迫。

我自己本身是一個認同很強烈的女同志,我的成長過程所有性別認同幾乎都是為了「抗拒」,例如我抗拒被當成女生、我抗拒被當成柔弱的人,我抗拒被當成腳踏兩條船的人、我抗拒被當成不夠溫柔的人⋯⋯然後這些東西全部都是社會刻板印象。我為了抗拒一個刻板印象,所以我把自己套進另一個刻板印象裡面。我的認同也改變過,從完全沒有自覺的異性戀(因為你知道大家生下來,在這個社會就以為自己是異性戀(無奈)),或者是雙性戀,然後到踢到不分到婆。然後我也曾經有過完全不想為自己下任何定義。

因為比起定義,這整個社群對定義的死板還有框架才是讓我最痛苦的。我已經數不清在我成長中有多少次,朋友或是伴侶或是路人⋯⋯「路人」喔!路人都可以對我的頭髮長短或是穿著打扮批評指教,他們會說:妳這樣不夠踢;妳這樣哪叫做婆;妳這樣很像男生;你這樣怎樣怎樣……「妳這樣子(遲疑)妳這樣如果是不分的話,妳應該是偏踢吧?」或者有人聽我講話就說:「妳這樣還是很娘啊,所以妳偏婆。」或者他們會說:「妳既然認同是踢為什麼頭髮要這樣?」也有人會說:「如果妳現在認同是婆,那為什麼妳不留長頭髮?」然後這些批評者裡面,最多的就是女同志自己,呵(苦笑)。

假設今天,我以一個網站經營者的身分,我說我是小編,然後我開了一個交友網站,然後我在網站上「公告」貼出一個性別認同的統一標準和定義──我舉例好了齁,最普通的定義:「T」就是女同志中陽剛氣質、中性打扮的一方;「P」則是陰柔氣質、女性打扮的一方;「不分」就是不想分,但是她們可能自認偏T偏P──好,我就是最簡短的這一個描述好了。這些舉例、這些介紹或許可以讓完全沒接觸女同志的門外漢有個粗略的想像,可是就是因為那想像太粗略了,所以它可能造成更大的壓迫。例如:我把娘T放哪邊?我把悍P放哪邊?我是不是也擅自定義了女性跟中性打扮是什麼?女性化打扮是不是暗示了「女性該有什麼打扮」?因為,難道一個女性不能穿她自己想要穿的衣服嗎?為什麼穿某一種衣服就叫做「女性打扮」?⋯⋯這還是最簡單的一種「反思」而已。

那關於這部分,我原本預定之後要花一集或是更多的trash talk來講踢婆文化,那我今天先帶過。我舉這個簡單的例子是要告訴大家 :我不介紹女同志分類,並不是(分類)不重要,也不是告訴大家通通都不要分、隨便放牛吃草。而是我不應該以一個「小編、網站經營者」的身分去強行定義任何女同志的性別認同應該怎樣。因為我唯一能定義的,只有我自己。所有人也一樣,你們唯一能定義的,只有你們自己而已。

……

好,我現在講到第三點。既然這樣,那什麼叫做女同志/跨/雙/酷/泛/無的主體性呢?既然大家都只能定義自己,那為什麼小編可以審核文章?

好,首先我先跟大家說,網站上所有徵文,不代表我同意更不代表我理解。我都是抱持著「盡量幫忙」的心情去幫大家貼文,有些文章有時候很有爭議性,那我貼出來當然不是要幫他背書(因為到底干我屁事啦),我貼出來是因為,欸這東西其實是有點討論空間,所以我把它貼出來,不代表我同意也不代表我認可。

接著,我的審核標準是浮動的。

其實我並不傾向去公布我的審核標準,因為人類是一種犯賤又愛鑽漏洞的動物。舉例來說,過去我沒有訂「重複投稿規則」都沒事,然後呢我訂了,我公開告訴大家我的重複投稿規則,後面就出現一堆鑽漏洞的人。例如說:他#hashtag改幾個字,例如說從#約會改成#約砲,從#約砲改成#徵友,改幾個字啦,然後內容完全一樣,就跟我爭執說:「小編我又不是重複!」。或者她天天都投一樣的稿,然後問我說:「小編為什麼我沒被刊登?」然後,當我好心好意提醒「請妳遵守站規,投稿前都有叫大家去看,那妳這樣子其實算是重複投稿」,有人可以帳號換一個英文字母喔,假裝是不同人,但是她的投稿內容跟聯絡方式完全一模一樣──她想假裝不同作者來跟我投稿。我都很想罵人。因為妳徵不到,妳連續一百天狂貼一百篇,也不會徵到。今天為什麼我訂了規則以後就一堆人給我鑽漏洞啊?(怒)

我目前可以告訴大家我的審核標準大致上有兩點,一個點就是「不要重複投稿」,另外一個點是「具備主體性」。(那我再強調一個前提是,有一些主體性不太夠的模糊文章,我還是有可能會基於促進討論的原因讓她刊登,但是不代表版面上所有文章都是小編什麼蓋章認證好有主體性好棒棒,不是這回事齁)。

其實⋯⋯架這個網站之前,我不知道網站上會有這麼多不一樣的人,我真的不知道。過去我在5466時代,我沒有遇過這麼多⋯⋯我沒有想像過的人,其實大家也都在讓我成長。包括我遇到網站上有徵求男生的FtM,有身處各式各樣關係的雙性戀,認同自己同時是雙也是T的人,還有透過各種方式來表述自己對女性的執著的PP。我不是他/她們,可是這些不一樣的人都拓展了我的視野。

然後呢,我的審核標準,有一些也是透過我看許多投稿慢慢累積出來的經驗。其中一個標準是這樣的:我認為主體性有個很重要的標準就是「自己說」。如果今天妳是雙(雙性戀女生),妳上來徵人妳還要靠男友替你發文,我其實就不知道妳主體性在哪。

可是這個審核標準我一開始其實是沒有得出來的,這個審核標準其實是我看過很多篇,然後包括之前黑名單出現過的男性謊稱自己替雙性戀女友徵人,然後藉此騙取跨性別文章跟資料的事件。那透過這些事件,我才慢慢得出一個這樣子的審核標準。這是經驗累積後的結果。

那其實我很不想把這個審核標準說出來,不是我要藏私或暗崁(台語),而是──妳看我剛剛已經提過重複投稿的例子,我沒有說標準,都沒事;我一說,就一堆人要給我鑽漏洞。我很不希望當我一說出這個標準,就近期又湧入一堆好像很有主體性的雙性戀投稿,但讓我覺得很懷疑的。然後,我每次看到文章的時候,我在懷疑的同時又要不斷說服自己說:喔我應該要抱持開放性,因為我支持情慾友善。然後,好不容易支持情慾友善貼出去又會被人家罵,我想說干我屁事啊?(嘆氣)這之間的標準其實真的很難拿捏,我只能盡可能的去維持一個動態平衡。

那我今天舉這個例子是跟大家說:這個標準不是一開始就有的,所以妳如果看到網站上早期的一些文章,其實是不符合我說這個「主體性要自己說的」這個標準。那我的標準是不斷在修正、調整、還有進化的。那與此同時,我盡可能不要公開我的標準,因為一旦公布,就會出現各種鑽漏洞的人,那鑽漏洞不但增加我的困擾,也會增加大家的困擾。那我不說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我知道,女同志在目前的社會性別文化下是處於弱勢的,所以我們沒有辦法「正大光明」的公布規則,因為有些人他可以正大光明是因為他掌握主導權(如PTT西斯版版主當年仗恃民意霸氣宣布全面禁止同性戀文,版眾也群起驅趕同性戀),他可以決定誰可以進來這個地方。但是今天,我沒有辦法決定(且女同志實質上處於弱勢),所以始終有鑽漏洞的人。我的規則必須是浮動的。

……

然後再來,我想談一談「釐清」。有人說:「嗯,或許透過討論可以去釐清一些名詞或是定義」。

我要說的是這個觀念從一開始就是錯的,性別認同、性傾向還有主體性,很難透過討論被「釐清」。主體性是無法透過討論被釐清成任何一種統一標準。主體性它只能是複雜的、多元的、個別的呈現。主體性不存在統一標準。因為定義本身就是一種壓迫,那比起劃分楚河漢界去壓迫別人、去驅趕別人,我更寧可模糊一點,但是讓大家複雜地、多元地介紹自己,然後有些人看了不舒服──我更寧可選擇這樣。如果妳想要一個清楚劃分楚河漢界的社交平台,市面上有非常多不同的選擇,在這個站我有一個地方叫做友站資源連結,裡面我貼了很多連結。那當然不是全部,妳可以去看一看。在臉書上面女同志交友社團也很多,妳打什麼拉子交友關鍵字一大排,妳都可以去試試看。

交友拉子這個網站是一個「以女同志為主體,涵蓋跨性別、雙性戀、酷兒、泛性戀、無性戀⋯⋯等,情慾友善的交友網站」,這網站裡面會有很多不確定性,有認同非常鐵的女同志,有老派的T跟P,有不分跟雙性戀女生,也有TT跟PP,當然包括跨性別(FtM、MtF、CrossDresser)。網站上也有許多「不正統」、「參一腳」的人,例如喜歡T的異男、想嘗試女女的異女──那或許我會依照情況去調整我的審核標準,但我不保證「完全沒有異性戀」、我不保證「本站拒男」。妳可以在個別的投稿裡面盡情的寫下任何妳不要的東西,妳可以#拒男、#拒T、#拒⋯⋯拒什麼都可以、然後去表達妳想要什麼,都可以!但是那是你個人的投稿。你不能要求站上所有人都跟妳一樣,或者以為來這個站的人就必須跟妳有「默契」,必須接受某一種性別認同或是性偏好的統一設定。如果妳真的非常不舒服,以至於沒有辦法尊重或平等看待不同的主體性跟情慾,那我雖然歡迎所有人,可是我不逼迫所有人來這裡。妳是自由的。

如果你想問:交友拉子這樣還叫拉子嗎?拉子難道不就是女同志、就是女女?(如果都不用分了)那其他的那些算什麼呢?我們又算什麼呢?我們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呢?──這問題我分析一下。因為過去大家稱自己為拉子,是因為邱妙津在《鱷魚手記》裡面稱自己為拉子,所以大家都以這個做為(女同志的)代號和自稱。在過去那個年代,所有人的性別等同於生殖器。在那個無知的、生殖器就是性別的年代裡,我們為了辨識出彼此,我們稱呼彼此是拉子、是女同志。隨著時代慢慢地前進,社會文化中的性別認知也慢慢進步,我們開始將性別細緻地區分出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性別氣質⋯⋯等;這時候,過去時代裡我們拿來辨識彼此的標籤──「拉子」、「女同志」──原本這些標籤就像是在荒漠中遇到水源般令人感動,可是這些標籤在這個時代裡,開始演化成另一波對異己的壓迫。對誰的壓迫?對跨性別、對雙性戀、對酷兒、對非主流的女同志、對非典型的親密關係。

我不是說不要分標籤。標籤很重要,在廣羅大眾中辨識出彼此也很重要,但是我們不能只停留在幫彼此貼標籤、劃定舒適圈範圍,與逼所人都必須統一定義之上。我們應該往前進,我們應該開始學習:尊重彼此對標籤有不一樣的詮釋。我們必須開始探詢與理解:一個標籤的內涵可以被某些人詮釋得多麼貧乏,同時卻可以被另一些人演繹得多麼豐富。

我可以再告訴大家一件事:身為交友拉子小編,我是拉子,我是女同志,我有屬於女同志的驕傲。或許我還沒能告訴大家我的故事、我的歷史以及我的認同,但網站上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並不會威脅到我的存在或認同;相反地,因為他/她們,我清楚知道:自己是誰、自己愛什麼,我知道自己會為什麼人事物而著迷,我也知道為什麼我會心碎。我的認同不會因為幾個異男寄信給我而被摧毀,我的認同不會因為一個雙性戀想試圖約我而被打倒,我的認同不會因為跟跨性別做朋友或交往就被威脅,我的認同也不會因為拉子圈內任何人對踢婆不分外表形象的定義而動搖。

……

好,今天這個部分真的是相當的嚴肅而且相當的兇。那我一樣會看這一集下面的回應,再決定是不是要進一步去詳細地寫一些管理花絮跟使用提醒。因為⋯⋯我發現一直以來雖然我有寫,我在網站上有寫很多教學,例如說教大家如何應徵,那如果妳遇到沒有辦法收信,那是什麼狀況,可以怎麼處理,然後你投稿要注意什麼⋯⋯,我都寫得超清楚。可是就是永遠都有人看不懂,或是搞不清楚,或是一再地犯同樣的錯。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需要花一集時間,用說的跟大家解釋清楚,投稿跟應徵一些注意事項或是一些眉角(台語)。有可能下一集是這樣,那也有可能這一集大家就是還想要聽一些管理花絮?我不知道,聽我倒垃圾嗎?(苦笑)我是也可以說一些(在不透漏個人隱私的前提下),然後也有可能接下來談踢婆文化。

這集就先到這邊,那⋯⋯嗯⋯⋯,我其實擔心我講完這一集之後,應該,下一集可能沒有人要聽了(笑)。

好啦,我個人特色是我個人的事情,可是你們都是你自己,我不會冒犯你、你也不會冒犯我,我們各自徵求我們的,那我希望在這個網站大家都可以維持這樣子的尊重。謝謝你們,掰掰。

聽打小幫手:Sylvia、讓艾絲特替你搬張凳子、阿肉、山藥

本篇由聽打小幫手協助打成逐字稿後,小編潤飾後發表(減少口語贅字但仍維持原意)

補充說明:本則Podcast錄製與公開時間為2018年夏天,當時舊站「交友拉子TW Les Matches」確實由小編一人管理營運。隨著時間,團隊逐漸凝聚,目前已轉型為「濡沫」網站,幕後團隊成員已不只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