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琴峰專訪1】推開藍綠色門扉之後──彼身的相聚與交錯

作者:|2021-03-28T15:36:22+08:002021.03.30|標籤: , , , , , , , |

「在目前的日本文學作品中,提及同志的作品雖有,卻少有提及同志的社群和凝聚場所,因此『場域』也是我書寫中重要的元素。」她笑著說:「例如二丁目的前輩們跟我談起當年的種種,都是很重要的。既然很少人寫,那我更必須寫。」

生命這部小說,兼前言

作者:|2019-04-02T17:50:33+08:002018.08.17|標籤: , , , , , |

……生命是一部長篇小說,差別在於,寫爛了也丟不掉。所以當妳在人生中遇到無法解釋的事件,妳沒辦法咒罵一聲「這什麼爛小說」,指責幾聲作者伏筆回收得不夠好或是人物刻劃不夠深刻、情節不夠合理沒有說服力,然後把書丟開不讀,換下一本。沒辦法。不管人生的情節再怎麼荒謬而不合邏輯、找不出前因後果或不具說服力,妳都必須咬牙吞下。再怎麼沒說服力的事件,只要發生了,發生的本身就具有壓倒性的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