濡沫×谷慕慕「姨媽也許會遲到,但永不缺席」徵件活動 結果公布

作者:|2021-08-29T18:24:30+08:002021.08.28|標籤: , , , , |

谷慕慕與濡沫合作的社群徵件活動,徵求大家跟月經相處的經驗。

玩物#16 月經流來流去——我與經血ㄉ奮鬥

作者:|2021-08-12T14:56:34+08:002021.08.12|標籤: , , , , |

我喜歡經血「自然流出來的感覺」,也許大部分人乍聽下會覺得噁心,但這是我從小到大真實的願望。但從家人的叮囑中,隱隱約約感受到月經來時「不讓經血露出來」、「堵住它」、「包起來」是唯一值得緊張的任務。

玩物#14 我想被「接住」的不是懷抱而是陰道 ——谷慕慕月亮褲使用手記

作者:|2021-07-16T00:21:55+08:002021.07.27|標籤: , , , , , , |

我的生理期有點像台灣的梅雨型態,雨期短、雨量集中,呈現一波下完的趨勢。不是讓人幾乎要發霉似地綿綿細雨,但至少往好處想,也足夠乾脆利落。
我看到「月亮褲」三字時腦袋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吸血褲子?但不就是一條內褲嗎?它真的能夠成功接殺本人的梅雨血季嗎?

Les Trash Talk-14 拉子花火延續,歷史尚待傳承──專訪2G站長阿振

作者:|2021-07-24T00:19:03+08:002021.07.23|標籤: , , , |

「啊不就網站?」不,這可是有著17萬會員、20年歷史的女同志重要據點──2 girl(2G)。這集邀請到2G站長阿振跟我們聊聊,關於拉拉資推工作室作為理念的起點,像養小孩一樣把網站拉拔長大,一路上心驚膽顫,卻不曾真的想過放棄──驀然回首,才驚覺恐怖:當年怎麼有膽子敢做!

【李琴峰專訪2】不絕對的寫作:0與1之間的游移與緩衝

作者:|2021-08-13T21:52:52+08:002021.03.30|標籤: , , , , , , , |

各形各色的人同時存於一空間,造就了空間的紛亂,也正是因為有種種紛亂的空間,才能讓各種歧異性存在。

【李琴峰專訪1】推開藍綠色門扉之後──彼身的相聚與交錯

作者:|2021-06-14T01:54:36+08:002021.03.30|標籤: , , , , , , , |

「在目前的日本文學作品中,提及同志的作品雖有,卻少有提及同志的社群和凝聚場所,因此『場域』也是我書寫中重要的元素。」她笑著說:「例如二丁目的前輩們跟我談起當年的種種,都是很重要的。既然很少人寫,那我更必須寫。」

【變裝國王7】生命的路徑函數交織成故事──變裝國王×《拉拉低地日誌》

作者:|2021-06-14T01:54:36+08:002021.03.01|標籤: , , , , , , , , , |

藉由Echo在荷蘭所走過的這段歷程,也讓身處台灣的我們,對變裝國王的實踐與在低地的拉拉生活,有了更寬闊的理解空間。

【變裝國王6】不解釋的實踐──建構屬於自己的視角

作者:|2021-06-14T01:54:37+08:002021.02.26|標籤: , , , , , , , , , , , , |

缺少典範,就創造出一個貼合自己的亞洲形象;缺少地緣優勢,就自己找到另一種發聲的形式。在近期的表演中,Echo也開始透過政治與史實的脈絡,做出表演上的不同嘗試。但她並不只是消極地期待「被看見」,而是在對荷蘭人說台灣人的故事。

比起被了解,透過自身經驗去感知、實踐更重要。「我沒有義務要解釋我的表演,甚至那個不解、了解,跟誤解之間的朦朧地帶,也是我想表達的一部分。如果觀眾真心想了解,可能會自己來問我。」Echo說。

【變裝國王5】創造無限性──以「Gay佬」來探索女性化特質

作者:|2021-06-14T01:54:37+08:002021.02.26|標籤: , , , , , , , , , , , , |

有一次表演完後,有個男生跑過來問:「你有雞雞嗎?」對作為變裝國王表演者的Echo來說,這是一個很高級的稱美了。「我當然不覺得被冒犯,反而比較像是讚美,加上我的角色氣質本來就偏gay,我甚至覺得那個男的還蠻帥的。」Echo笑著說。

Echo曾經想要買高跟鞋與網襪,但不敢獨自到女性的服飾區和內衣區。「我經過女生服裝區的時候,會充滿焦慮不安,覺得自己有點變裝癖的感覺,但我明明是生理女。」她說自己反而是想藉由變裝這個媒介,才開始嘗試比較女性化的衣服。「好像青春期才會做的事。」

原本無法平常心地直接穿上女裝,但是透過一個「充滿gay氣的男性角色」的變裝,讓她打破某些侷限,進而擁有更多元的方式去發掘自身的性別氣質。

【變裝國王4】舞台之間的游擊與游移──性俱樂部、國家歌劇院、紀念碑廣場

作者:|2021-06-14T01:54:37+08:002021.02.23|標籤: , , , , , , , , , , |

相對drag queen而言,king其實是非常少數的族群。以首位台裔變裝國王之姿登上荷蘭卡雷皇家劇院的Echo/Naza,談及表演時,不諱言自己不喜歡變裝國王的傳統形式。

傳統的變裝國王,很多時候是在展演一種有害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甚至激起類似『men are useless』這種厭男情緒。

不厭男,那變裝國王們怎麼表演?「我們的社群其實是比較政治性的」,Echo跟我們分享了一場表演:在數千人的Drag Olympics上,國王們在表演當中扛起自製的轎子,有意識地回擊Uber拒載變裝表演者的事件。

【變裝國王3】Echo/Naza──哪吒與千變萬化的「東方」

作者:|2021-06-14T01:54:38+08:002021.02.23|標籤: , , , , , , , , , , , |

與生俱來的東方身份對Echo而言有開創性的優勢,但相對也迎來了瓶頸。Echo說起這份尷尬感:「在東方世界,比較少人在探索變裝國王的表演形式,所以如果我只是一味跟著『西方的』脈絡,我會有喪失自己的危險。」

──身為一個東方人,可以玩的東西太多了。

【變裝國王2】艷放之後──變裝國王工作坊與《House of Løstbois》

作者:|2021-06-14T01:54:39+08:002021.02.19|標籤: , , , , , , , , |

「Never løst, never føund. Here to shake patriarchal ground.」
(不曾失落,就不會有所斬獲。在這裡,我們動搖父權基座。)

【變裝國王1】台灣女同志在荷蘭──社群與故事的起點

作者:|2021-06-14T01:54:39+08:002021.02.19|標籤: , , , , , , |

路是人開出來的,逐漸熟悉在荷蘭的日子以後,Echo到酒吧裡與陌生人閒聊、跳舞、又成為變裝國王的實踐者。慢慢成形的社群像一張綿密的網,沒有所謂絕對的優劣高低,但在這段找尋的過程中,Echo漸漸辨識出屬於自己的定位。

玩物#10 在肉海間航行,誰都擋不住我浪!——粉櫻色拾器開箱

作者:|2021-09-19T18:28:41+08:002021.02.05|標籤: , , , , |

拾器小船可以順暢航行在肥肉之間,雖然走走停停也讓人期待跟渴望,能順順遊走身體部位,一路輕鬆滑到目標的愉悅,我個人蠻喜歡的拿它當開場撩撥自己,衝刺任務再交棒給別人。

玩物#8 情趣用品和裝飾品才不衝突呢!——異物「拾器」使用手記

作者:|2021-09-19T18:26:53+08:002021.01.17|標籤: , , , , , |

「欸,是說你桌上這個……」
「嗯?」真身要被發現了嗎?不過,那就坦白地推坑也不賴。
「小鯨魚好可愛喔(((o(*゚▽゚*)o)))」眼神誠摯。
「喔,喔,對啊。」真的有這麼像海洋生物嗎!

[花絮] Ep.8 吉卜力迷因系列,後記

作者:|2021-02-09T22:06:48+08:002020.12.18|標籤: , , , |

在其他地方,迷因是夠好笑、越多人共鳴、越短的時間達到越高的KPI才是王道──普羅、萬用、病毒式快速轉載,只需要直覺且淺層思的考量、簡單消費的笑一遍──這樣就好。

但在濡沫,八十多張吉卜力迷因的誕生,團隊準備和吵架了好幾個月。到底是?

濡沫×女性影展《游移之身Moving In Between》觀影心得:游移流衍間,往復織就日常

作者:|2021-06-16T22:56:15+08:002020.10.15|標籤: , , , , , , , , |

我們在許多時刻都可能是「非主流」的,並被一些難靠一人之力鬆動的因素所困;許多人不得不經歷漫長又曲折的奔走、逡巡,緩慢地確認自我的可貴,才得以找到安身或戰鬥的位置,對我而言,成就自我是無終點的遷徙。

每位觀眾的期待都不一樣,這些期待映照著自身的想望或缺憾,但紀錄片有別於娛樂片,《游移之身》也不是警世宣言,它沒有要指導任何人往任何地方去,Erika的移動,就是在被動的回應與主動的開拓之間,往復織就日常。

濡沫×異物「怕爆點jpg」徵件活動 結果公布

作者:|2021-05-22T15:55:42+08:002020.09.30|標籤: , , , , |

源於youtube上對異物影片女主角身材與外貌的評價留言,誕生了這次的徵件活動:「怕爆點jpg」。濡沫社群在一個月的期間內,收到了18篇精采投稿。
相信書寫、閱讀、討論(吵架?)是一種非常女同志的集體療癒方式,希望這樣的文章可以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