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相流》第十三章

作者:|2020-08-24T16:46:52+08:002020.08.24|標籤: , , , , |

「不過如果可以再揀,我還是會跟他在一起。」程永帶點猶疑地說。
「我想我也會。」我也回應了。
「我不會。」Serene續道,「我寧願少一次傷害,多一份純真。」
「雖然分手很糟糕,但是不會把愛情的美好抹煞掉。」他續道:「我那時覺得,好像所有的情歌都有所指向,好像為很多事情都加上了對象。」
「我覺得有種『所有等待都值得;所有事情都終於對勁』的感覺。」

契子

作者:|2020-08-18T20:31:31+08:002020.08.18|標籤: , , , , |

「妳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
「xxx說你是男生,你是嗎?」
「身分證拿出來,我要看你的身分證」
「你嘟嘟很大、妳是女生吧?」

嘟嘟是排灣語的胸部,小朋友靠在我的肚子上,仰頭看著我,手沿著我的肚子往上,拍拍我的胸部,露出狡黠的笑容。
「騙人!你嘟嘟那麼大!」「你是男生,為什麼有嘟嘟?」「你嘟嘟很大~!你嘟嘟很大!」環繞在旁邊孩子紛紛扯大嗓門,可以講的句子那麼多,只有這句被挑出來,定格、放大。

跨性別們,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回答這一題?

《性相流》第十二章 B

作者:|2020-08-11T15:56:26+08:002020.08.11|標籤: , , , , |

讀得太多理論以及太多他人的生命故事,就知道身份與情慾何其流動又無規範可言。

我並不擁戴分離主義,但無疑,女同志如果跟男性有「關係」,那身份就不再單純,與男性的性接觸似乎會「玷污」女同志的身份,別人也可以因著那經驗來論斷我的性身份。但當然,無論我的經驗如何,我的自我認同都可以不變,如果因為與男性的經驗就從此改變一個人的性身份,似乎又再強化男性的權力和女性的被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