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相流》第十一章

By |2020-05-27T14:15:17+08:002020.05.27|Tags: , , , , , |

女性主義、酷兒理論、解放運動這些思潮所帶來的啟蒙與改變,對她來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性別研究的訓練似乎沒有改變她,又或者,她沒有把理論吸收和實踐在自己身上、思想上、行動上、生活上,你能想出最老套的婚姻、愛情、性別概念,都能在這人身上找到。

我打個岔:港人看台灣倡議跨國同婚

By |2020-05-25T15:01:00+08:002020.05.24|Tags: , , , , |

「(異性戀)港妻港夫結婚們可以幸福安然等待居留,那我也許也可以?跨國同婚後,我就可以很快得到居留吧?」

其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非常簡化而粗糙的邏輯,倉促地理解整個過程。
現在重新反思,重新回顧在同運耕耘已久,話語權相對大的組織,他們提倡跨國同婚的遊說邏輯,促使我停下來去想,如果現在我可以仔細拆解跨國同婚,這個議題的複雜性是什麼?

補起平權的網──寫於台灣同婚合法一周年

By |2020-05-25T12:36:58+08:002020.05.24|Tags: , , , |

我不會忘記那些沒有這麼「幸運」的人。我們不該忘記那些至今仍處於深櫃之中的,或是沒有被平權的網所接住的人。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使得如我這樣的旅外台人,都能打從內心對台灣感到驕傲。轉眼一年過去,或許到了重新檢視我們引以為傲的平權的網,並設法把網上的破洞補起來的時候了。

入埃及記之七:王夢的遺跡.盧克索西岸

By |2020-05-27T15:07:15+08:002020.05.22|Tags: , |

哈特謝普蘇特很清楚女性無法成為法老的時勢,因此其在人前都是女扮男裝示人,甚至裝假鬍子,今日留下的雕像也都是男性形象。哈特謝普蘇特同時對外宣稱自己是太陽神阿蒙神之女,以確保其統治的正當性。

我不要你愛我──寫在婚姻平權同樂會之後

By |2020-05-21T15:03:26+08:002020.05.21|Tags: , , , |

一句愛,很單純,易於引起共鳴。但也就是太過單純了。
是的,我們不能沒有愛,但我們更不能只有愛。

乍看以為平等的愛,套用到不同關係裡,就會在社會規範下得出差異懸殊的結果。乍看幸福是一條筆直的道路,但它會在生命的險峻崎嶇處將你推往邊緣。

說一個跟愛有關的故事吧

By |2020-05-20T18:09:25+08:002020.05.20|Tags: , , , |

我坐進沙發,窩進她的臂彎;下意識大概是種試探。
身為公開出櫃的女同志,校內大概無人不知,就算有人開門進來看到什麼、也會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程度。當然其中也包括了年輕衝動、沒想太多的成分,不過即使年輕,那時我已經遇過許多不同的踢,而我確實想知道:這個人在這種時刻、這種場景、這種氛圍,她會怎麼做。

入埃及記之六:廣場、鴿子、清真寺

By |2020-04-30T17:45:04+08:002020.05.10|Tags: , , |

在傳統伊斯蘭世界觀裡,未來的事物是渺小的人類無法預測的,唯一能預知未來的只有真主阿拉,因此針對未來的事物,人類無法給出確切承諾,只能說「若真主希望它發生,它就會發生」。若真主希望我們平安到達目的地,我們就會到達目的地。若真主希望我順利為你辦完這事,我就會順利為你辦成。一切都是「主的意志」,和身為凡人的我沒有關係。

正如所有的慣用語句一樣,「Inshallah」這句話的原意已經不太被認知,在現代阿拉伯語裡不過就是「知道了」、「了解」一類的意思罷了。不過在埃及,你仍每天都不得不面對這種「未來的不確定性」。「Inshallah」這句話,既是穆斯林信心虔厚的表現,也是一切隨性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