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站作家2020-06-17T12:12:26+08:00

駐站創作計畫

駐站創作計畫」試圖建立現行脈絡以外的臺灣與亞裔女同志(可能包含跨、雙、酷、泛、無)在地化論述、故事和經驗,包括認同辯證與情慾自覺,從自身主體性出發,與不同身分的互動、碰撞。除了臺灣本島以外,也可能延伸至其他地域,例如臺灣與亞裔女同志旅外生活中的性別自覺、文化比較。

一句話簡介:站長邀人來站上創作。

作者群

(依字首排序)

駐站創作皆為獨立發表,不受網站干預。但在站長多年面對女同志社群相關經驗,與女同志情慾書寫的觀察下,他/她/TA們皆是具備特定時空背景、強化主體性並在文字既有的背景脈絡之下,建立多元形象、文化地域的差異表述⋯⋯而獲邀成為駐站作家,為網站提供豐富的面向與深度。

Echo

理工轉設計的nerd臺灣踢偏gay,現居荷蘭。

細緻的性別觀察,與舉重若輕的筆調,《拉拉低地日誌》系列連載中。

finezi

女同志銀河軌道邊緣人,走得太遠的本土婆。臺灣人。

生而為婆的深情,筆觸刻骨,《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系列連載中。

之行

來自臺灣,專長為把踢嚇跑且死不悔改的癡婆一枚。

多愁善感拖稿queen,貌似戰力低落的彩虹黑粉。譴責!檢討!

李琴峰

移居東京的臺灣女同志,現職為日本文學作家。

2017年獲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作品《獨舞》由臺灣聯合文學出版。

盧妤

移居倫敦的香港女同志,關注移民、身分與國族議題。

故事集《蓉蓉》以認真對抗輕浮,書寫亞裔女同志的愛慾情愁。

馬天娜

香港女同志,曾任職情趣用品店店長,現居臺灣。

書寫不一定受用的平等經驗,拒絕權威身分的非學術女性情慾研究員。

慾望肆恣的野貓型玩家與情色寫手,臺灣女同志。

熱愛品嚐手指與各種玩具,物質系情色寫手。「玩物」系列奔放連載中。

Vaung

紮根臺灣本土部落,座標北大武山山腳的跨。

作品呼吸沉澱中,靜待浮出水面。

作家自介與最新文章

Echo

理工轉設計現居荷蘭的nerd踢偏gay,不論在台灣或是荷蘭,總在風大女生少的地方讀書。 用彆腳英文與人為友,了解不同個體的價值觀及生命脈絡。閒暇之餘追求各種感官新體驗,認識夜裡的城市比白天多。

我寫故事,為了停止說故事。寫了,就過了。 生命是一個路徑函數,我在曲線跟X軸的面積中填滿荷蘭回憶。

拉拉低地日誌 十一


她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我,若無其事的,撥了撥我被風吹亂的瀏海,這個微小的動作,輕如鴻毛,卻是一個很深的和解。
從此之後,這變成我們之間的默契,在某些派對或見面場合,她還是會粗魯的弄亂我的瀏海,如果她再更醉,也許她會調皮的倒一杯水在舞池地板上,搞得旁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而我們相視而笑。

這是前進不了的沒有未來的無可救藥的浪漫。

作者:|標籤: , , , , |
finezi

在無目的的宇宙,人能夠過有目的的生活嗎?

相信量子物理。沿著唯一一條線索走到今天、走向明天。
女同志銀河系極邊陲地帶,以微薄的重力平穩繞行軌道。
在無大氣層地表活動中,加入男子團體擔任兼職生理女,
用故事建構性別觀察視角,用觀察視角決定宇宙的運行。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5

……國中的時後被老師叫去辦公室,第一次聽到它,只懂它字面上的意思,將它埋在心中,然後終於有天需要對自己輸入一組密碼的時候,我突然知道,這就是密碼。我想,大部分的踢也許每天都過著類似出櫃的生活。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言而喻,也可能有些踢索性就保持不言而喻。然而,身為一個婆,必須像置入性行銷,勇於宣布才算數,我必須主動提出:「我是同性戀」才構成出櫃程序。

作者:|標籤: , , , , , |
之行

聲名狼藉的奇怪女同志,認同為癡婆。專長是各種把踢嚇跑,而且死不悔改。 腐女與女同志資歷自中學時期起算,並進超過十年;其中一項身分口味日重,另外一項則反璞歸真。 目前蛛網結大腿修練中,希望down there即使含砂還是能孵出珍珠。

我不要你愛我──寫在婚姻平權同樂會之後

一句愛,很單純,易於引起共鳴。但也就是太過單純了。
是的,我們不能沒有愛,但我們更不能只有愛。

乍看以為平等的愛,套用到不同關係裡,就會在社會規範下得出差異懸殊的結果。乍看幸福是一條筆直的道路,但它會在生命的險峻崎嶇處將你推往邊緣。
作者:|標籤: , , , |
李琴峰

土生土長的臺灣人,讀唐詩宋詞紅樓夢長大,卻因邂逅了日文,竟因緣際會成為日本文學作家。
獲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現居東京。作品《獨舞》描寫從臺灣移居東京的女同志。

補起平權的網──寫於台灣同婚合法一周年

我不會忘記那些沒有這麼「幸運」的人。我們不該忘記那些至今仍處於深櫃之中的,或是沒有被平權的網所接住的人。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使得如我這樣的旅外台人,都能打從內心對台灣感到驕傲。轉眼一年過去,或許到了重新檢視我們引以為傲的平權的網,並設法把網上的破洞補起來的時候了。
作者:|標籤: , , , |
盧妤

生於香港,大學畢業後到英國倫敦攻讀性別研究,回港後積極參與平權運動,並開始創作短篇故事,2019年出版短篇小說集《蓉蓉》。

廿九歲時移居倫敦,享受在外地的自由的同時深切體會無根之苦,永遠心繫香港。現關注移民、身份、國族議題,正在籌備第二本著作,希望呈現亞裔女同志的掙扎。

《性相流》第十一章

女性主義、酷兒理論、解放運動這些思潮所帶來的啟蒙與改變,對她來說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性別研究的訓練似乎沒有改變她,又或者,她沒有把理論吸收和實踐在自己身上、思想上、行動上、生活上,你能想出最老套的婚姻、愛情、性別概念,都能在這人身上找到。

馬天娜

非學術女性情慾研究員。
曾任職香港情趣用品店店長,現居台灣擠碩論文中。
堅信不論她、他、它,心生即性,性/別/情/愛每天在我們身邊。
所謂非學術,就是我未夠資格當專家,也不要權威身分,只想當你們一個會嬉笑怒罵溫度與濕度的陌生人名字而已。

7年級後段班,順性別女同志,微female gay屬性。一隻嬉遊的放蕩小野貓,熱愛品嚐踢的手指和各種玩具。

從我眼中看出去的人事物,總氤氳著美麗的情色濾鏡。人生座右銘是「活該放蕩」,be wild and have fun。
性感是一種意識;當我擁有它,我就擁有全世界。

Vaung

座標北大武山山腳,與三貓一狗兄妹同居中。人生關鍵字是「跨」,不斷在「跨」的經驗裡,跨性別、跨部落、跨族群、跨文化。在賜名的部落裡,Vaung不是一個名字,但卻是某個人生狀態的隱喻,是黏在身上、跟著我走的字。

正在呼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