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經血「自然流出來的感覺」,也許大部分人乍聽下會覺得噁心,但這是我從小到大真實的願望。

小時候,家人為了省衛生紙,會從親戚的工廠中拿一種粗糙的紙張回來割成小塊,放在廁所、廚房等日常地方,大便也用那種紙擦,尿布或月經也會用那種「衛生紙」墊著,這樣尿布或衛生棉就不用太長替換,因為那種紙有點厚度,不太吸水,所以不容易滲到衣物上,為次曾經覺得方便的我,在長大後逐漸覺得難堪,因為那紙其實很粗、拿回來的時候也不乾淨,卻要直接墊在下體,不吸水的結果就是每次都發現紙張變成一艘裝滿血塊的船。但那時沒有選擇,是不曾自己選購衛生用品,甚至不知道衛生棉以外用品的青春期。
也從家人那裡,隱隱約約的感受到月經來時「不讓經血露出來」、「堵住它」、「包起來」是唯一值得緊張的任務。

長大體質似乎變了,開始經痛,有嚴重的經前症候群之後,就非常痛恨自己是個會有月經的人。我花了很久時間習慣我是個女生、可能是個面向女生的女生,在每次痛感來襲時,月經一次次提醒我:「我是個生理女」,不舒服到難以工作時,又被提醒「我是個社會女」。雖然我也不想變成男人,但受苦時,想起這種不能宣揚的流血,對社會來說代表什麼意義,真讓我難受。

以我媽為例,她說女生比男生活得長,是因為我們每個月都會排出髒東西。這曾讓我覺得血很髒,我會用力壓自己的腹部,以為只要經血都趕快出來,經期就會早點結束。

中學同學魔改生物課本說,卵子沒跟精子碰在一起,所以卵子很孤單,委屈老死掉出來了。聽起來像我一輩子都會因為不提供生產力,而被子宮痛毆報復,這說法在平時讓我大笑,經痛時笑不出來。

工作的場所充滿青春期前的小孩,有的人偷偷提早,秘而不宣,當辦公室廁所地板出現一滴經血時,同事憤怒的衝進來,當著三四十個小孩的面,質疑是否「你弄的」。她說,小孩會很誇張的看待廁所裡有血這件事,有的小孩怕血會昏倒,會男女生之間大驚小怪……
雖然不是「我弄的」,因為我那天根本沒進廁所,但所有的指責已經幾乎讓我感到崩潰,圍繞著月經是一件「一個正常大人該處理好」的事情。

我血量暴多又體弱,如果沒有提早準備,幾乎每一次月經來的標準流程都是:
1.我在血泊中醒來,發現屁股大腿的血都乾了,下體還是濕的
2.暈著爬去廁所,一路上都是血滴
3.把衣物全部脫掉洗乾淨後開始刷浴缸、馬桶(都是血)
4.換好衣服、衛生用品後爬著去找一路上哪裡有血

以前是衛生棉、棉條,這兩樣我幾乎是抖著手拆開包裝,視線模糊的貼歪衛生棉或不小心把棉條弄掉,慢慢意識到身體在痛了,要求動作精細又優雅真的很難,這時候很慌,因為之後還要刷內褲、洗床單,這一切對痛到起床的我太痛苦,這又是趕時間的戰爭,為了「我要趕快打理好這一切」,讓我跟環境變得乾乾凈凈,維持日常節奏,一切要像是「不被月經影響的生活」,不要被室友、同事發現你來月經。

從來沒有像衛生棉廣告上那樣舒舒服服又柔軟的在床上抱著玩偶打滾,這種事情不會因為貼了一片加長夜用型就發生,在夜晚翻身醒來時,緊張的是月亮杯滿了沒、衛生棉爆了沒、我棉條是不是要換了?褲子之後刷多久?

衛生相關用品是輔助,但不能免去各種煩瑣與措施,我對100%防堵經血經年累月的努力,已經厭倦又疲乏,因此產生「希望經血可以自然流出來」的願望。

希望即使流出來,也不用緊張兮兮的,當我把月亮杯拉環小心拔出來,卻還是有血噴到牆壁上時,在家裡時,我可以有餘裕慢慢擦馬桶圈、沖洗浴室;在外面時困擾無比,月經來時,我寧願整天都不使用廁所,也不要再讓人抓把柄、受到責罵跟嘲諷。

有了月亮杯以後,我開始懂得品我的經血,緩慢把血塊、漿水傾倒出來那一刻,我就深深著迷於經血了,我想不透,以前的我為什麼從來沒機會時收集它們,每一天的色澤、氣味、溫度、濃稠感、凝結處的細微的美,我看到肉塊或血絲,在裡面找尋那顆叛逆的卵,我開始認同經血是我的一部分,它們跟我一樣有濃烈的性格。有時候我甚至讓他們在我掌心停留,捨不得讓流水將他們帶往指尖,明明很痛,卻在這種觀察感到療癒,經血的吸收跟流失不再徒勞,我在這時候深刻地體會到,物件的發明與使用,在我這具身體上是別有意義的,別人的說法無法安慰我,我自己找到一種和血水本身互動的方式,我甚至偶爾覺得經血很性感——不是從別人的眼光看我沾血的性感,是能產出血、搓揉著血的手指與痕跡縱橫的大腿肉——這些是我,在折磨裡找到娛樂的我。這種快樂很私密,卻也是最真實的,雖然太容易被嫌噁心了,但我相信很多人都喜歡把玩經血。

十幾年下來,我與自己的經血越來越熟了,終於發現月經來時最趨近舒服的時刻,是穿著一條異常好洗的老褲子,什麼「防護」也不塞,軟爛的躺在床上(底下鋪著異常好洗的毛巾),讓經血像體液一樣自然流出。這個願望在知道布衛生棉後,便越來越強烈,我知道這個渴望從很多方面看來很奢侈,沒想到有一天,我真的有機會這樣放鬆自己——就是因為月亮褲。

因為從小到大的種種經驗,讓我有了這樣的願望,我不曾將它視為需求,是因為我還不知道它可以被製造出來、被享用。就像童年的我不知道舒服透氣的衛生棉、用衛生棉時不知道棉條的吸收精悍、用棉條時不知道月亮杯能托付性感,用月亮杯時還不知道月亮褲能深入我這麼個人的願望。

月亮褲可以平時穿、經期穿,拿捏不定什麼時候來就穿著,避免把心愛內褲穿下去梭哈,或是白白浪費一整天的護墊、衛生棉。我穿的款式布料是黑紫配色,平時觀察白帶觀察分泌物也很方便。它的吸收力是真的在水準之上,我是量大經血怪,但穿著真的可以放給它流,就像平常穿老褲子時一樣,我以前試過別的生理褲,材質或許太悶,我總覺得自己像在穿尿布,整個下體被太空裝黏起來。月亮褲挺有彈性,對我來說夠薄透,或許不是所有人都適合,但實在是我的知心褲,而且它比我自己穿的老褲子好洗很多。

先不論我的私人喜好,月亮褲有一件很能打的應用功能,就是終於解決我騎機車通勤時,衛生棉擠在一起歪到旁邊、衛生棉被撞出來、月亮杯整個歪到開口,在機車上雙腳大開,陰道也因爲騎車姿勢而難以控制,隨便一個坑洞就可以撞到我經血噴射,彷彿尿失禁,一下車就是先去換掉清潔,月亮褲能幫忙坦住這點,吸收力足夠也不會積成沼澤,現在可以放給它流了,這點讓我很有感,我不得不提出。

情感方面,穿著月亮褲的經驗讓我經痛休養時真正感到鬆懈,可能是心理作用,我感覺經血沒有像以前「多到溢出」那麼大量,經期日數好像也變短了一兩天,或許是巧合,也有可能是身心的壓力稍減,讓我對時間或物理有不同感受。以前我對月經產品的用量很大,我是最貼心的、永遠剛好有衛生棉那位朋友,每一個包包裡面都藏著五六枚棉條,那僅是我一天的用量;最近我很偷懶的什麼都不帶,同事跟我借衛生棉時,我竟然能很坦然的說我沒有,甚至有點開心,竊喜自己似乎可以不再被當成跟月經綁定的人類,即使我已經慢慢接受我是會有月經的人,月經、月亮褲和我整天走跳,身體與心情有點重,我們不是一體,但我逐漸曉得那些用品們、我的身體和我的關係。

經血本來就會流出來,多麼簡單的一句話,卻讓人吃了大大小小的苦頭,我曾經深恨這件事,想要防備、割除、對抗,每個人都會有各自適合的戰友,像是不同的品項、款式、廠牌,我也找尋中意的用品作為夥伴,讓身心更接近「我想要」的自在自然。

谷慕慕 月亮褲

月亮褲是台灣第一件吸血內褲,平時可取代護墊,生理期時可取代衛生棉,更能與其他生理用品搭配使用,擔當可靠的最佳防線!
推出月亮褲的望月女子谷慕慕,希望帶給每個人每個月Good Moon Mood。

☞ 若您點擊 濡沫專屬連結 ,在谷慕慕官網指定賣場消費,分潤後盈餘將全數作為濡沫網站營運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