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5

作者:|2019-12-20T13:10:08+08:002018.08.27|標籤: , , , , , |

……國中的時後被老師叫去辦公室,第一次聽到它,只懂它字面上的意思,將它埋在心中,然後終於有天需要對自己輸入一組密碼的時候,我突然知道,這就是密碼。我想,大部分的踢也許每天都過著類似出櫃的生活。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言而喻,也可能有些踢索性就保持不言而喻。然而,身為一個婆,必須像置入性行銷,勇於宣布才算數,我必須主動提出:「我是同性戀」才構成出櫃程序。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4

作者:|2019-12-20T13:10:09+08:002018.08.20|標籤: , , , |

……我們喜歡踢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研究踢的樣子,可是不管有多喜歡踢,我們就是無法成為踢,這還不明顯嗎?就算我們為了好玩、為了新鮮感,穿奇奇怪怪的衣服、剪頭髮、穿中性的襯衫,難道我們就不是我們了嗎?難道踢自己認為自己只是剪短髮穿男裝的女人而已?妳們不知道我們永遠也成為不了任何一種踢,因為我們沒有是踢就是踢的那個最關鍵的東西啊。

生命這部小說,兼前言

作者:|2019-04-02T17:50:33+08:002018.08.17|標籤: , , , , , |

……生命是一部長篇小說,差別在於,寫爛了也丟不掉。所以當妳在人生中遇到無法解釋的事件,妳沒辦法咒罵一聲「這什麼爛小說」,指責幾聲作者伏筆回收得不夠好或是人物刻劃不夠深刻、情節不夠合理沒有說服力,然後把書丟開不讀,換下一本。沒辦法。不管人生的情節再怎麼荒謬而不合邏輯、找不出前因後果或不具說服力,妳都必須咬牙吞下。再怎麼沒說服力的事件,只要發生了,發生的本身就具有壓倒性的說服力。

拉拉低地日誌 六

作者:|2019-12-19T17:09:19+08:002018.08.16|標籤: , |

……我常開玩笑說阿姆是麻與尿之地,紅燈區聞起來特別是這樣,大麻味非常容易辨識,至於尿味則是來自於運河旁用鐵皮圍成的男士戶外廁所,常常看到男性暢快之後走出廁所後,用誇張化的陽剛舉止去掩飾剛在公共場所小解的尷尬。 阿姆斯特丹的coffee shop不賣咖啡,賣的是大麻跟joint;smart shop不會讓你變聰明,除了大麻外還售有各種迷幻蘑菇。運河旁有許多情趣用品店,櫥窗內擺滿各種桃紫肉色咖啡色的各種物體,就像供奉性愛之神的情趣祭壇。

[花絮] 前言+PreLoader上線

作者:|2019-04-02T20:20:08+08:002018.08.12|標籤: , , |

網站不斷進化,許多細節與安排其實背後都有故事(有些是略低級的糟糕故事XD),因此誕生了花絮系列。 雖然說好了要當了沒有臉的小編,拒絕複製既有網紅路線(?),原本打算一直沉默低調做事就好。但在後臺管理和優化過程中,有許多覺得很賭爛或蠢到發笑的時刻,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和爆肝。 ……大家的努力值得被看見(當然,白爛也會被看見喔)。

拉拉低地日誌 五

作者:|2019-12-19T17:09:19+08:002018.08.12|標籤: , |

……她雖看起來普通,但她一跳舞就是不一樣,掌到手臂的動作雖女性化但又帶點強勢的瀟灑,像波浪一樣在身體曲線旁劃出一個流動的空間,我欣賞那個軌跡,不是每個人跳舞都有空間性的。後來知道她曾經是游泳競技選手,但因為不喜歡競爭而停止練習,也解釋了那樣特別的身體運作方式。而她看我跳舞的時候也稍微抬了抬眉頭表示贊許,她應該沒看過亞洲踢,也沒看過亞洲踢跳舞,也沒看過有人跳舞是這樣蹬來蹬去的。於是我倆惺惺相惜開始跳舞玩耍,有時保持點距離,有時各跳各的,有時微微的互動,交換位置。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3

作者:|2019-12-20T13:10:09+08:002018.08.11|標籤: , , |

……胸罩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物,它阻擋在我們和愛人的身體之間,它現身意味要被褪去,意味妳的踢女友比某一些踢更接受自己的身體,但它又意味所謂身體的接受,是女人被教導怎麼分開身體的每個部件,發明各式各樣的區域,使用不同的方法分別處理它們。 女友說起乳房,她看著它們成長,也經歷過運動內衣、散置以消弭其存在感的過程,直到,有天看著自己的裸體,想到將來它們可能被欣賞,那天起就換胸罩了。我看著她的身體說,我知道,我欣賞,然後輕輕滑過它們。

拉拉低地日誌 四

作者:|2019-12-19T17:09:20+08:002018.08.09|標籤: , |

因為被無條件套用太多刻板印象了,我不自覺的想要破除這一堆關於亞洲人的迷信。 ……我卑微的反刻板印象運動如下: 一、沒有在家裡睡覺的時候總是早到。 二、騎身高不適合的大車,而不是亞洲人騎的小車,就算怕摔死。 三、吃飯盡力不發出聲音,避免喝湯,甚至避免跟白人吃飯。 四、沒事就要裝酷,裝的比自己實際上要酷就對了。 五、不能提到加強刻板印象的事,就算真的很喜歡喝珍奶吃亞洲菜也不能分享。 六、狹路上遇到一群走路腳張很開的高大白人直男絕對不讓路,亞洲人才不軟弱勒。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2

作者:|2019-12-20T13:10:09+08:002018.08.05|標籤: , , |

……我無法給踢世界和平。我無法告訴踢如果妳不是踢我依然愛妳,就像我無法愛不欲望女人的女人,也無法欲望不論是欲望女人或男人的男人。有人曾經說過:我愛你,無關性別。這句話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美。愛當然是不分性別的人類內部情感。但是對我來說,我要的是這樣的彼此相遇:我愛妳,妳就是我要的那一個女人。

拉拉低地日誌 三

作者:|2019-12-19T17:09:20+08:002018.08.03|標籤: , |

……她很好奇台灣女同志的分類,可能因為她沒想過亞洲也有TOMBOY這種類型的生物,我就稍微跟他介紹一下我了解的踢、婆以及不分這樣的三分法,順便抱怨在在台灣踢很不主流很過時,大家都要強調自己是娘踢,市場才會比較好。(至少我還在拉版潛水的時代是這樣的。) 她露出不解的表情,回說她喜歡像藍調石牆踢裡那種很男性化的踢,然後給了我一個高深莫測的挑逗眼神。

拉拉低地日誌 二

作者:|2019-12-19T17:09:20+08:002018.08.01|標籤: , |

……第一眼看到西絲卡時,我就沒禮貌的把她歸類在女同志。她是荷蘭國家射箭隊的選手,除了課業之外就是規律運動,金髮藍眼,手臂、肩膀都是肌肉,走路微微有重訓人有的樂高人感,特別是她的手指因為持箭的緣故超級粗,根本是完美女同志。(因為怕他生氣,這玩笑我憋了三年比較熟的時候才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