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埃及記之七:王夢的遺跡.盧克索西岸

作者:|2020-05-27T15:07:15+08:002020.05.22|標籤: , |

哈特謝普蘇特很清楚女性無法成為法老的時勢,因此其在人前都是女扮男裝示人,甚至裝假鬍子,今日留下的雕像也都是男性形象。哈特謝普蘇特同時對外宣稱自己是太陽神阿蒙神之女,以確保其統治的正當性。

入埃及記之六:廣場、鴿子、清真寺

作者:|2020-04-30T17:45:04+08:002020.05.10|標籤: , , |

在傳統伊斯蘭世界觀裡,未來的事物是渺小的人類無法預測的,唯一能預知未來的只有真主阿拉,因此針對未來的事物,人類無法給出確切承諾,只能說「若真主希望它發生,它就會發生」。若真主希望我們平安到達目的地,我們就會到達目的地。若真主希望我順利為你辦完這事,我就會順利為你辦成。一切都是「主的意志」,和身為凡人的我沒有關係。

正如所有的慣用語句一樣,「Inshallah」這句話的原意已經不太被認知,在現代阿拉伯語裡不過就是「知道了」、「了解」一類的意思罷了。不過在埃及,你仍每天都不得不面對這種「未來的不確定性」。「Inshallah」這句話,既是穆斯林信心虔厚的表現,也是一切隨性的展現。

入埃及記之五:神話的殘骸‧盧克索東岸

作者:|2020-04-30T17:30:51+08:002020.04.30|標籤: , , |

盧克索被尼羅河分為東西兩岸,在古埃及東岸象徵「生」而西岸象徵「死」,因此東岸主要景點有用於祭祀神明的卡奈克神廟(The Karnak Temple,カルナック神殿)、盧克索神廟(The Luxor Temple,ルクソール神殿),以及幾間博物館,西岸主要景點則有幅員廣大的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王家の谷),以及王后谷(Valley of the Queens,王妃の谷)、哈特謝普蘇特女王停靈廟(Mortuary Temple of Hatshepsut,ハトシェプスト女王葬祭殿)等主要用以埋葬王室貴族的墓地。

入埃及記之四:撒哈拉的星空

作者:|2020-03-12T18:16:52+08:002020.03.18|標籤: , , |

我從小透過地理課、漫畫、電視劇、網路照片,自以為知道「沙漠」是什麼樣的地方──「反正就是都不下雨,沒有水,很乾燥,只有沙子的地方嘛!」
事實上也沒有錯,不過這種程度的理解就跟「臺灣就是一座浮在太平洋上的小島嘛」或「拉子就是喜歡女人的女人嘛」這種理解一樣,絲毫沒有碰觸到事物的深處或是本質。在看過更多世界的風景與人物之後,我頓悟自己的無知。

入埃及記之三:金字塔的盛與衰(上)

作者:|2019-04-02T20:30:32+08:002019.01.23|標籤: , |

埃及的許多知名景點都是這樣……用盡各種手段雞婆地「提供服務」,然後索取小費。我想起從前在台灣時到北港朝天宮拜拜,會有一些老嫗自己跑來說要告訴你哪裡有停車位,條件就是你得買她賣的線香和紙錢,想來其實是差不多的。

入埃及記之二:伊斯蘭與尼羅河(上)

作者:|2019-04-02T20:24:57+08:002019.01.16|標籤: , |

尼羅河孕育古埃及文明之時,不僅伊斯蘭尚未誕生,當時的世界上甚至還沒有任何一種一神教。當時的埃及人崇拜的是以太陽神為首的諸多神祇。走在伊斯蘭教風格強烈的現代埃及街道上,遠望著尼羅河,你很難想像這裡在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面貌。

入埃及記之一:混沌之都‧開羅

作者:|2019-04-02T20:25:59+08:002019.01.11|標籤: , |

髒汙的空氣與漫天的塵霧讓我腦海裡頓時響起了「那個雲,那個霧啊」的MC美江名曲,而逐漸清醒的城市裡車子也漸漸多了起來,把街道擠得水洩不通,每台車都把喇叭當樂器毫不間歇地演奏,喇叭聲響徹雲霄,行人便穿梭在車輛之間橫跨馬路……,整個城市瀰漫著一種躁動的氛圍。我想起《地球の歩き方》以「混沌」一詞形容開羅,眼前此情此景,也的確只有這個詞適合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