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低地日誌 十

作者:|2019-12-19T17:09:18+08:002019.08.25|標籤: , |

「你知道嗎?學校裡路上有兔子。」
「怎麼可能,我來幾個月了,從來沒在校園裡看過兔子,你的名字是艾莉絲嗎?該不會只有你看的到一隻兔子跑過去?」
「你不相信的話就去找找看呀。」

「我會。」

……我心煩意亂,刻意繞了遠路,一直在校園裡各個草地,賭氣式的找尋兔子的蹤跡。
回到家衣服也沒換,就躺在床上,眼框有點濕,說不出來是因為琳恩,因為找不到兔子。
這是一種本質性的寂寞。

這樣的我,玩物系列暨前言

作者:|2019-11-12T15:44:33+08:002019.08.14|標籤: , , , |

……我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是一個廣闊的探險秘境,充滿不確定性。我渴望探索更多。過程不總是完全愉悅的,有時候疲憊、有時候有些挫折,有時候稍微有點疼痛,偶爾又有些小驚喜;總體而言,我喜歡每天晚上被窩裡的秘密時光。身體有自己的節奏,我需要有耐心,我要相信和體會身體的感受;並不是我掌握了自己的身體,而是她在跟我對話,我必須傾聽。

入埃及記之三:金字塔的盛與衰(上)

作者:|2019-04-02T20:30:32+08:002019.01.23|標籤: , |

埃及的許多知名景點都是這樣……用盡各種手段雞婆地「提供服務」,然後索取小費。我想起從前在台灣時到北港朝天宮拜拜,會有一些老嫗自己跑來說要告訴你哪裡有停車位,條件就是你得買她賣的線香和紙錢,想來其實是差不多的。

入埃及記之二:伊斯蘭與尼羅河(上)

作者:|2019-04-02T20:24:57+08:002019.01.16|標籤: , |

尼羅河孕育古埃及文明之時,不僅伊斯蘭尚未誕生,當時的世界上甚至還沒有任何一種一神教。當時的埃及人崇拜的是以太陽神為首的諸多神祇。走在伊斯蘭教風格強烈的現代埃及街道上,遠望著尼羅河,你很難想像這裡在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一種面貌。

入埃及記之一:混沌之都‧開羅

作者:|2019-04-02T20:25:59+08:002019.01.11|標籤: , |

髒汙的空氣與漫天的塵霧讓我腦海裡頓時響起了「那個雲,那個霧啊」的MC美江名曲,而逐漸清醒的城市裡車子也漸漸多了起來,把街道擠得水洩不通,每台車都把喇叭當樂器毫不間歇地演奏,喇叭聲響徹雲霄,行人便穿梭在車輛之間橫跨馬路……,整個城市瀰漫著一種躁動的氛圍。我想起《地球の歩き方》以「混沌」一詞形容開羅,眼前此情此景,也的確只有這個詞適合形容了。

拉拉低地日誌 九

作者:|2019-12-19T17:09:19+08:002018.11.05|標籤: , |

荷蘭有句俗語說「Just act normal, that’s already crazy enough!」這句話剛聽到的時候讓我百思不解。……如果他們只想要being normal,絕對無法創造出這些獨具一格的創作及設計。又或者這些人只是因為無法正常,乾脆就大解放做自己。想想也是如此,如果放棄當一個正常人,剩下的發展及想像空間其實是無限的,也因為如此,有時候我覺得身為女同志是一件幸運的事,可以接觸到不一樣的世界。

拉拉低地日誌 八

作者:|2019-12-19T17:09:19+08:002018.10.07|標籤: , |

……「Echo. If you can touch me anywhere, where do you want to touch?」我全身的血液立刻衝到了臉頰,脹紅著臉,不知如何是好。如果真的摸了哪裡我實際上想摸的,那不是很下流嗎?我躊躇著。

[書評] 如果愛上同性是罪──中山可穗與她的《愛之國》

作者:|2019-04-02T20:36:10+08:002018.10.05|標籤: , , , |

……這實在是一個秉性剛烈的女人。外表看來消瘦纖細,彷彿純潔無垢的少年般的王寺滿,既是個「本性難移的女同性戀者」,也是個「天然的花花女子」,她貫徹「不和男人上床的主義」,座右銘是「擁抱女人時,要像艾爾加的進行曲一般典雅」。

[書評] 與記憶共存之書(胡淑雯《太陽的血是黑的》)

作者:|2019-04-02T20:44:42+08:002018.09.21|標籤: , , , , |

「療癒不是遺忘,不必非有終點不可。療癒是持續受痛並且知道自己為何受痛,因而受得了痛。」 作為個人,若是擁有不去忘卻便無法繼續生存的痛苦記憶,那麼希求遺忘自是情有可原。然而歷史卻不該如此。在歷史裡,人們必須與不知何時又會開始發痛的記憶共存,緩慢而笨拙地爬往新的時代。

夢境

作者:|2019-04-02T17:43:43+08:002018.09.07|標籤: , , , , , |

臺灣與大陸開戰了。……國家命令所有學生不分男女都必須參戰。女生被給予兩種分工,一種與男生一樣要帶武器上戰場肉搏殺敵,另一種則是會被當作人體砲彈。人體砲彈,顧名思義就是直接把人拿來當大砲的砲彈發射。消耗品。

拉拉低地日誌 七

作者:|2019-12-19T17:09:19+08:002018.09.05|標籤: , |

……這些派對除了針對LGBTQ之外,也總是附註straight-friendly。身為少數就是這樣,於不對等的關係中,總還需要思慮周全跟政治正確,而這樣的正確性完全阻擋不了任何所謂自認正統/正常人在酒吧外大喊的胡言亂語跟腦屁。多數就是任性,少數就是哭哭童養媳,要忍耐要有耐性。真希望溫良恭儉讓是美德的年代已經過了,可有見過溫良恭儉讓的多數嗎?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5

作者:|2019-12-20T13:10:08+08:002018.08.27|標籤: , , , , , |

……國中的時後被老師叫去辦公室,第一次聽到它,只懂它字面上的意思,將它埋在心中,然後終於有天需要對自己輸入一組密碼的時候,我突然知道,這就是密碼。我想,大部分的踢也許每天都過著類似出櫃的生活。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言而喻,也可能有些踢索性就保持不言而喻。然而,身為一個婆,必須像置入性行銷,勇於宣布才算數,我必須主動提出:「我是同性戀」才構成出櫃程序。

一個婆的流水帳日記 – 04

作者:|2019-12-20T13:10:09+08:002018.08.20|標籤: , , , |

……我們喜歡踢我們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研究踢的樣子,可是不管有多喜歡踢,我們就是無法成為踢,這還不明顯嗎?就算我們為了好玩、為了新鮮感,穿奇奇怪怪的衣服、剪頭髮、穿中性的襯衫,難道我們就不是我們了嗎?難道踢自己認為自己只是剪短髮穿男裝的女人而已?妳們不知道我們永遠也成為不了任何一種踢,因為我們沒有是踢就是踢的那個最關鍵的東西啊。